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二章、想我吗?

作者:济瓷字数:2677更新时间:2021-06-16 02:18:31
  江尔雅抱着枕头同林盛南聊天,时间过得飞快。
  看着屏幕中,一盏盏黄色的路灯的影晃过,最终静止不动,江尔雅知道,他大概是到机场了。
  两人突然沉默。
  过了很久,江尔雅说:“你去换登机牌吧。”
  林盛南没动,盯着屏幕中的女孩,她的房间很暗,只有床头那盏台灯泛着微弱的光,她背靠着床,情绪低落得很明显。
  林盛南问:“尔雅,你想跟我一起去吗?”
  江尔雅不解,“嗯?”
  他简单解释,“我改签,再给你买张机票,我们一起去伦敦。”
  江尔雅愣住。
  最后,她摇头,“你、你去见你母亲,我跟去干什么?”
  林盛南还想说什么,车外似乎有人在催他,他只得说:“嗯,那我很快回来。”
  视频断了,江尔雅盯着微信页面,才看见,他刚才发的那句话是,“我有事去趟伦敦,最晚一个星期回来。”
  一个星期啊。
  也不是很快嘛。
  江尔雅洗了个澡,翻来覆去躺在床上睡不着,最后她抱着枕头,敲响了陈棠的房门。
  陈棠也没睡,她习惯入眠前听一段舒缓的轻音乐,音乐刚结束,江尔雅穿着粉色的睡裙,蹭上她的床,将枕头摆好,再问:“妈妈,我能跟你睡吗?”
  初中之后,江尔雅就很少跟陈棠同床了,这会儿,陈棠倒也不意外,她从衣柜里拿出一条干毛巾,走到梳妆桌前,对着江尔雅招手,“过来,头发擦干了再睡。”
  江尔雅乖巧地走过去坐好,柔软的毛巾贴过脸颊,力道很舒适,她朝后仰着头,撒娇似的赖进陈棠的怀里,“妈妈,我睡不着。”
  陈棠由着女孩动作,继续替她擦干发尾,不由轻笑,“是因为想盛南?”
  羞于在陈棠面前承认对林盛南的想念,可是想念时常占了上风,她打不过。
  江尔雅也跟着弯起嘴角,她仰着脑袋看陈棠,轻声承认,“嗯。”
  “对了,妈妈,你知道林老师还有个哥哥吗?”
  陈棠拿着干毛巾的手明显的停顿了下。
  过了很久,她说:“知道。”
  江尔雅透过镜子,见陈棠脸色有些不好,不知该不该继续问。
  谁知还没等到她开口,陈棠已经接着说下去了,“他哥哥和母亲都在伦敦,自从盛南成年后,就没再回过国内。”
  江尔雅似懂非懂地点头。
  “盛南从小优秀自律,思想也比同龄人更成熟。”说起从前的事,陈棠嗓音放轻了不少,口气莫名有些唏嘘,“大概是这样,所以他妈妈才觉得,哥哥更需要照顾。”
  “事实上,他哥哥只是个长不大的小孩,越是将他留在身边,越没办法帮助他成长。”
  “这样的性格,如果没有强大的家族庇护,继续放纵下去,迟早会闯祸。”
  听着听着,江尔雅觉得有些奇怪,她试探地问:“妈妈……你也认识林老师的哥哥?”
  “嗯。”陈棠放下毛巾,拿起梳子,替江尔雅梳理头发,“小时候见过几面。”
  江尔雅没再问。
  梳完头发后,江尔雅跟着钻进被窝,抱着陈棠入睡。
  薄被下,两人衣物相贴,淡淡的玫瑰香扑鼻,她悄悄的牵起陈棠的衣角,低声说:“妈妈,有你真好。”
  虽然,过去的十多年,陈棠很少直白地表达对江尔雅的关心,可是她的关心都落在日常生活的点滴中,更何况,她从未动过离开这个家,离开自己孩子的念头。
  江尔雅相信,如果……如果她像林盛南那样也有个哥哥或者妹妹,陈棠一定不会丢下自己。
  一定。
  -
  接下来几天,江尔雅算是彻底地过上了暑假生活,每天除了去医院看外婆,剩下的时间都窝在家里听唱片,看电影,顺带数着林盛南回来的日子。
  一个星期早就过了。
  林盛南说事情有些棘手,可能要再过几天,到底是几天,归期未定。
  江尔雅原本是有疑心的,可是某次视频通话时,她无意间瞥见了林盛南身后Supreme Court的标识,就知道他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尤其还闹到了伦敦最高法。
  人不能回来,林盛南还是会按时寄礼物给她。
  桌子上摆着刚收到的快递,白色的礼物盒,左上角斜斜地扎着蝴蝶结,是瑞士的香槟松露巧克力,小小的盒子,装着十二颗颜色各异的巧克力,包装精美。
  在盒子最上面,是用花体英文写就的一句话,You cannot refuse chocolate just as you can''t refuse love.
  你无法拒绝巧克力,就像你无法拒绝爱情。
  江尔雅洗完澡,刚披上浴袍,正想尝一颗,林盛南的视频准时到了。
  伦敦和寒山隔着七小时的时差,江尔雅这边晚上十点的时候,林盛南那边才下午叁点,他总是习惯于先问一句,“睡了吗?”
  江尔雅点开视频,手机摆在桌子上,一边低头系腰带,一边同他闲聊,“没呢,这些天睡好多,都不累的。”
  林盛南弯了弯嘴角,透过摄像头,很轻易就看见了她面前的礼盒,但是看不清她到底在干什么,只有衣摆在晃动。
  他问:“是巧克力到了么?”
  江尔雅拢了拢衣领,这才将摄像头摆正,“嗯,前些天的礼物也到了。”说着,她撇了撇嘴,“林盛南,你别买这么多东西,妈妈会说我的。”
  林盛南这才看清屏幕中的小姑娘,刚洗完澡,她浑身都是湿的,鲜红的唇瓣微动,就连嗓音也不自觉沾着温软。
  “还有昨天的手表,妈妈说那只表都够得上寒山一套房的首付了……林盛南,求求你,别再败家了。”
  “我妈妈这种从不唠叨的人,最近都开始唠叨起来了,都怪你。”
  江尔雅扎着丸子头,露出巴掌大的小脸,许是因为热,她的脸颊染着淡淡的绯红,发丝上几颗未干的水珠沿着白皙的颈窝滚落,掠过锁骨,淹没在浴袍下,徒留一道道湿滑的痕迹。
  女孩被水汽亲吻过的肌肤,软嫩细腻,水液横流,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勾人品尝。
  就这样看着她,林盛南感觉喉咙有些痒,嗓音哑了几分,“尔雅,你最近有想我吗?”
  “嗯?”江尔雅愣了下,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把话题顺到这事上了,不过还是诚实的点头,“想的。”
  “嗯,”林盛南眯眼笑,又问,“哪里想?”
  江尔雅:“……”
  一时间,江尔雅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在问那个事,只因为他的模样太过正经,让她怀疑想多的人是自己。
  可是很快,林盛南接下来话证明,并非江尔雅想多,是他在正大光明的耍流氓,“尔雅,你想我的时候,身体有没有难受?”
  江尔雅差点直接掐断视频,手指移到屏幕上的红点,又没摁下去。
  她将手机倒扣在桌面,摄像头对准天花板,只留听筒,掩饰不正常的心跳。
  过了一下,江尔雅说:“林盛南,你能不能别总突然说这个事。”
  好歹给我个心里准备。
  这时候,她才发现,如果林盛南真的很想要的话,她其实是愿意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