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零五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

作者:庄小贤字数:2558更新时间:2021-07-31 20:40:53
  九幽蟒怒喝一声,可突然想起来这里是骨罐世界,怎么可能有人偷袭它?
  于是趴下来继续睡。
  “汪!”
  伴随着一声狂吠,九幽蟒巨尾一摆,顿时引得山摇地动。
  一条狗被他的巨尾横扫出去,尾巴上印出一道并不算起眼的牙印。
  大黑被甩飞出去,在平原上滚了一百多圈。
  但是它浑身没有一点伤,站起来呲牙咧嘴,狂吼一声继续朝着九幽蟒发起冲锋。
  九幽蟒发怒:“哪里来得野狗,也敢在本尊面前造次!”
  正当它打算镇杀大黑狗的时候,突然一股庞大的灵魂压制出现。
  “九幽,住手!”
  江羽低喝一句,九幽蟒顿时老实了,浑身霸道无匹的力量骤然消散。
  九幽蟒不让江羽叫他战宠,所以江羽给他取了九幽这个名字。
  与此同时,彩蝶也是一声轻喝:“黑哥,回来!”
  “汪!”
  大黑狗朝着九幽蟒再次狂吠一身,然后奔到了彩蝶身边。
  九幽蟒抬头看着彩蝶,感受到了同族的气息,不由说道:“来新人了?”
  江羽道:“介绍一下,她叫彩蝶,以后会在骨罐世界生活。彩蝶,它是九幽蟒,也与我缔结了灵魂契约。”
  彩蝶愕然:“它这么强,怎么会臣服于你?”
  江羽昂首道:“因为我比它更强。”
  闻言,九幽蟒嗤鼻一笑。
  彩蝶:“……它好像有点看不起你?”
  江羽讪讪一笑:“它就这尿性,别理它。”
  彩蝶环视一周。
  骨罐世界山清水秀,平原广袤高山葱郁,而且灵气十足,的确是难得的好住处。
  “这是哪里?”
  她好奇的问道。
  江羽道:“这是我一件法宝中蕴藏的世界,你可以安心居住。”
  一件缔结契约,江羽自然不用在隐瞒她。
  彩蝶骇然:“法宝中……蕴含世界?”
  江羽:“所以你知道我刚才问什么不敢贸然告诉你了吧?”
  彩蝶点头:“你是对的。”
  换作是她,也得这么做。
  江羽对彩蝶说道:“虽然我与你缔结了灵魂契约,但你放心,我绝不会强迫为我做任何事。”
  九幽蟒当时就不爽了:“那我呢?”
  江羽道:“你九幽蟒乃上古奇兽,自当纵横天下宇内扬名,我一定找机会让你大放异彩。”
  “呸!”九幽蟒骂道,“你这是区别对待!”
  江羽:“那总不能让她一个女孩子去打打杀杀吧?”
  九幽蟒:“说好的男女平等呢?”
  江羽瞪眼,卧槽你一条蟒也这么与时俱进吗?
  ……
  彩蝶很满意骨罐世界,和九幽蟒一样,她也认为这里才是她应该来的地方。
  毕竟骨罐乃妖族至宝。
  安顿好彩蝶大黑,江羽便离开了骨罐世界。
  他早已远去。
  因为不需要躲藏,所以刚才进入骨罐的,只是他的一道神魂。
  伏龙坡修者也逐渐散去,小魔女有神魂八重高手撑腰的事,也逐渐传开,一时间吴独尊这个名字,成了东部修者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
  江羽回到山阴市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打开论坛后台,找到暗夜堂下派给他的任务。
  点击失败。
  没有放弃选项。
  暗夜堂指定的任务,放弃也就意味着失败,除非是高层们认为任务难度远超杀手的能力范围,主动移交给其他人。
  任务失败倒是没有什么惩罚,只是失败次数多了,往后就很难接到总部下派的高积分任务了。
  随后他联系了秦野和红拂。
  打通秦野的电话,就听到了里面的歌声。
  “卧槽,刚回城里你就跑ktv放纵去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嘛。”
  “你就不担心我回不来?”
  “废话,羽哥你啥人啊,全世界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你,我知道你能平安归来,这不,包厢都给你预定好了,我马上给你发位置!”
  “没兴趣。”
  “好看的姑娘很多,王天戒也在。”
  “卧槽他怎么跟你们在一起?”
  “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他跟踪我们。”
  “行我马上到。”
  小舅子在,那就必须得去啊!
  江羽发誓,他绝不是因为美女多才去的。
  ……
  “兄弟抱一下,说说你心里话,说尽这些年你的委屈和辛酸苦辣……”
  到包厢门口,江羽就听到了里面两道鬼哭狼嚎的声音。
  没错是两道。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秦野在跟王天戒合唱,这俩人,都五音不全。
  一曲唱罢。
  秦野举着瓶子:“王兄,相见恨晚啊,啥也不说了,哥先干为敬!”
  王天戒拍着胸脯:“野哥,以后在东部地区就报我的名字,绝对没人敢动你!”
  推开门,就看见秦野和王天戒两人在吹瓶子,歌声中还有两个姑娘在伴舞。
  红拂一个人默默坐在角落。
  看见江羽后,秦野忙放下酒瓶,对姑娘们说道:“羽哥来了都愣着干嘛,热情起来啊!”
  一时间,五六个美女围了上来。”
  “羽哥坐。”
  “羽哥你喝什么酒,我帮你倒。”
  “羽哥你怎么才来呀,我等你好久了!”
  江羽:“……”
  王天戒也放下酒瓶子,对姑娘们说道:“今天必须把我二姐夫照顾好啊!”
  姑娘们瞬间安静下来。
  江羽瞪着他:“喝多了吧你,这要是让你二姐知道了,不得提刀来砍我们?”
  王天戒满不在乎道:“最多砍你,我单身我怕啥?”
  然后姑娘们纷纷远离江羽。
  江羽郁闷道:“你们不用管我,把他俩照顾好就行。”
  说罢,起身坐到红拂旁边。
  红拂耸耸肩:“不关我的事,是秦野和你小舅子一拍即合,非得来这里的,其实我还是蛮担心你的。”
  江羽微眯着双眼,意有所指道:“恐怕你是最不担心我那个吧。”
  红拂:“何处此言?”
  江羽:“总觉得被你看透了。”
  红拂:“你穿的红色裤衩。”
  江羽:“胡说什么呢?”
  红拂摊摊手:“你瞧,我连你穿什么颜色的裤衩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把你给看透了?”
  江羽喝了口酒,悠悠道:“其实,我的确穿着红色裤衩。”
  红拂眼里放光:“我不信,除非你脱下来我看看。”
  江羽:“……”
  秦野伸过头来:“要不给你俩单独开间房?”
  江羽:“我特么可真是谢谢你了!”
  秦野:“你特么跟我客气个啥!”
  见他们在说话,有个姑娘很贴心的暂停了音乐,都看着江羽那边。
  嗝!
  王天戒打了个酒嗝,挥手道:“都看他们干啥,接着奏乐,接着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