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3章 (450)番外篇 · 续加

作者:燕林颦字数:3103更新时间:2021-07-29 15:37:35
  或许是对紫昊的恨,也或许是对自己的责罚,又或许是对叶冥暄的愧疚,至始至终我也未曾与紫昊有过任何过深的交际。
  偶尔会因为阿念之事与他有些往来,即便是与三界相关的,我也会叫了五师兄等人一同前来相谈,极少与他独处。
  我未曾再与叶冥暄相见,却时不时的会从阿念口中得知他的事。摩琰会常去成钧殿与紫昊论及轮回之事,灵霞也会前去与司命兄妹论及人族琐事,我更是不曾与他们问起任何有关冥界之事。
  或许紫昊觉得莫大的天界于他而言终究孤寂,因而对我很是迁就,他时常带了人界新鲜物事与我谈及,只因我的推阻,他只得靠着阿念的央求让我软下心去见一见他,我也为此答应阿念,每过七日会选一日同紫昊及阿念用膳。他去寻了俪舒的转世,但碍于叶冥暄的身份便无法为俪舒谋个好身世。二师兄说,紫昊曾让司命兄妹偷偷为俪舒更改命途,他无法为俪舒选择好的出生,便让二师兄与司命兄妹为她寻个好的夫家,偶尔也会帮她驱除厄运,抑或亲自为她承担病魔加身。
  作为天帝,虽不会同凡人一般生老病死,但更改凡人命途依然会遭受反噬。因而虽不至于让他伤及多深,但也会让他免不了一场修为损害。
  紫昊不会为了俪舒来求我宽宏大量,毕竟曾经凤凰族的大劫也离不开俪舒的参与。如今他得到了至上的权位,却也拥有着不如凡人的孤寂,即便他会用尽浑身解数来向我忏悔和讨好,但他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再对他有丝毫情意。
  每年三月初三,我都会独自去一趟猨翼山。灵霞说,叶冥暄每五百年会去人族轮回,这样能助我减轻每五百年一浴火的痛苦。所以,我会每五百年去一趟冥界接替狄意,看一看他如今的冥界,我顺便会让摩琰叫走狄意,二师兄也就能趁此前来冥界见一见狄意。
  只是对于阿念来说,三月初三这天,他定是不会前来叨扰我。即便紫昊会因为我的生辰将天宫弄的热闹,然而我终究会如往常一般告诉他:紫昊,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那日阿哥来寻我,说是要与我谈谈姑雀的事。想来定然很重要,否则过去这么久也不会专程来找我。
  原来当年姑雀一家并非是受野兽攻击,而是被别的鸟族占了家。原本这事无谁可知,多亏幻聆去接浴火的阿哥,偏巧听见了己霏的谈话。去寻己霏的,正是己霏身边的子规,而子规便是寄养在姑雀家中的鸠哥儿。
  经叶冥暄相助才得知鸠哥儿过往,鸠哥儿的族人不善于筑家与长居,习惯漂游四野,因而总会将自己年幼稚子寄托在邻族鹊族中。也因此鸠族幼子在鹊族并无地位,鸠哥儿幼时被遗弃在了鹊族,同其他鹊鸟共存,只是寄人篱下终归身份低下,难得被友善待见。为了生存,鸠哥儿将蛇兽引入鹊族,又奋不顾身与其相斗,只为苦肉计能得认可,后来被姑雀的父母救回,鹊族却因此大伤元气。
  鸠哥儿愈见姑雀一家和睦,便愈加依赖与卑微,直至眼红嫉妒。之后又因鸠哥儿故技重施想要报复鹊族,偏偏误伤姑雀一家,此事引起鹊族与花雀族两族损失惨重。鸠哥儿胆怯害怕,便换了名字以子规的身份藏在鸦族,为鸦族出谋划策。为此,鸠族又趁机寄生花雀族,鸠哥儿也就一并占了姑雀的家。
  一次偶然鸠哥儿竟发现姑雀的存在,鸠哥儿担心姑雀将自己的过往告诉给了鹊族,便联合鸦族想要针对花雀族及鹊族。己霏想要鸦族取代凤凰族,也为此与鸠哥儿达成共识。
  后来因鸠哥儿之事,鸠族彻底得罪鹊族,鹊族将鸠族稚子赶出鹊族,鸠哥儿吞不下恶气借助赟涯势力攻击了鹊族,并将鹊族之地占为己有。鸦族失势之后,鸠哥儿逃往人族,又借人族之手兴风作浪针对鹊族。
  鸠哥儿胆怯懦弱,却又背地唆使鸦族兴风作浪,既想提升鸠族地位,又无真正实力。因出生卑微,因而无论是在鹊族还是鸦族都十分殷勤,也深的信任。
  如今鸦族失势,鸠族惨遭鹊族报复,己霏让鸠哥儿逃去人族躲避风头,待事后再出来为鸦族与鸠族报仇。那日得知赟涯羽化,便寻了机会前去寻找己霏,二者交谈之时恰逢被幻聆听见。
  听闻己霏也曾让鸠哥儿继续挑拨我与紫昊,后来偏巧阿念不慎出现在雷谷,己霏得知阿念身份后癫狂不已,只因有我设下的结界既无法自裁身亡,也无法逃出结界,便借助鸠哥儿之手几番对付阿念。
  幸得叶冥暄相救,鸠哥儿知道得罪了叶冥暄,便想凭借一己之力救出己霏。只可惜嘴角磨得血肉模糊,粉碎不堪也未能啄破结界。
  己霏生不如死,死亦不能。
  后来叶冥暄将己霏的元神分成三魂七魄,带去冥界受尽苦楚。那鸠哥儿终日啼哭,也没人知晓他所哭何事,所悲何人。
  阿哥去时只为替姑雀报仇,后来才知晓,当初与夋岿决战时便是鸠哥儿将姑雀骗去的天水畔,否则姑雀绝不会有能力前往天水畔替阿哥挡下封邪剑。
  阿哥心中一直有愧,分明当年救下姑雀的是秦奉,可姑雀却为阿哥赴死救下阿哥。因此阿哥总算放下了慈悲决意杀掉鸠哥儿,替姑雀一家报仇,并让紫昊去除鸠族修仙的资格。如此来,鸠族再无翻身机会。
  阿哥那日哭的伤心,只说姑雀那样单纯的姑娘,偏偏因为鸠哥儿的妒忌毁了家。鸠哥儿曾为了其他鸠鸟能代替鹊鸟而不惜手刃鹊族稚子,只为取而代之。虽说鸠鸟勤恳,却也残忍,使得鹊族再无寄养鸠鸟的心。
  听了阿哥的话我才知晓,原以为己霏是自己受不住阿念的存在悲愤而死,万万没想到竟是阿暄所为。
  我想,他一方面是想让己霏自食恶果,更多的,还是想以己霏的魂魄替鸦族其他族人偿还因果报应吧!
  后来通过灵霞才知晓,他在人族每五百年一轮回而受尽凡尘八苦,只为替我守护人族。那我便替他维护轮回秩序,守护冥界。我们终不能再相见,便替对方做些能做的事也算了却心中遗憾。
  我待在冥界,替你看护一时轮回,是否算是与你并肩相携?
  阿哥道:阿念说,他最怕三月初三,那天的他就像个没父母的孩子。因为你但凡从人界回来后情绪便会异常不好,而父帝只会拿着挚吾站在望舒宫的杏树下不言不语。他问过父帝,父帝从未回答过他。
  我道:阿哥,我很不想做神仙,因为年岁太长,往事太苦。对于紫昊,我可以不恨他,但也不会原谅他!
  紫昊曾天真的以为,我会因为阿念而原谅他,也或许朝夕相处总会对他回心转意。我也曾天真过的,可是得来的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欺骗。记得阿念说,他想有个自己的妹妹。阿念无非是想让我与紫昊和好,阿念的本意是好的,如此做法也是情理之中。
  紫昊想着那日我没有回绝阿念,而后也没有回绝他,那么我应该也是允了阿念的心意。所以紫昊也便独身前来,与我再次谈及了阿念的那句话,又问我意下怎样。
  我一挥手,桌上摆出的皆是叶冥暄曾亲手所制的发饰,看着他:紫昊,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紫昊回道:可阿念在时,你也未曾回绝。
  我把玩着发钗:阿念虽不该来,可他也无辜,我可以因他不恨你,可我也不会原谅你。
  紫昊红了双目,低头看着桌上的发饰,他突然笑了,笑的有些凄凉。
  紫昊道:过去了这么久,你可以念他,可以记着他,为何偏就不能放下他?我以为诚心等着,你终有一日会回头来看我,原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了。
  我捏着发钗,鼻子酸楚:我本是打算要放下他的,是你前往人族毁他夙愿,害得大师兄逆转天道用尽我与阿暄的缘分。我本也认命了,可你却连同灵娲骗我饮下忘情露。你一直说是阿暄偷去的姻缘,阿念的存在又何尝不是你骗来的?
  紫昊沉默了,他带着哭嗓说:终是我未曾懂你,却自以为懂了你。
  那日大吵之后,听闻紫昊去了玉清境,或许是找大师兄他们吧。直到后来,五师兄来与我说,他去了一趟冥界,终究不知道他与叶冥暄说了什么。
  他回来只对我说:我不后悔留下你,阿霓,即便你恨我,或者不原谅我,可姻缘之事本就自私,我们都没错!
  正如叶冥暄对我说:到底阿念终究无辜。
  这段姻缘,不知究竟是谁错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