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篇1置之死地而后生

作者:兔子不吃素字数:3616更新时间:2021-05-29 13:33:40
  半年以后,冬天来了,整个城市一夜之间穿上白衣,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寒风瑟瑟的街道口一个高大男人转了出来,跨进一个小区沿着记忆寻了上去。
  在敲了几十下的门以后都无人应答时他想着要不要自己踹开门,脚刚抬起来门这时却打开了,一个裹着棉被打哈欠的人影出现。
  “好像没叫饭啊。”一张满脸络腮胡的男人眼睛睁不开似的,连看都没看清楚来人是谁就往里面走,歪歪倒倒的背影可怜的像个流浪汉。
  “等等啊,我去拿钱。”脚上的拖鞋拖拖拉拉的都已经破的露出脚趾头。
  “杨维,小妹没死。”
  那个裹在棉被的身影一顿,拖拉的脚步声猛的停滞不前。
  杨维一点点机械的转过头,睡的过多而肿起的眼睛愣愣的看清了来人,谢伍思,许久。
  “你。。说什么?”
  谢伍思重复,“我说小妹没有死,我带你去见她。”
  ---------------------
  车上的两人没有说过一句话,谢伍思也不想解释什么,他原本就是想少一个是一个的,现在想来杨维对她的意义真的,很特殊。
  一个小时以后谢伍思带着男人进入一家大规模私人医院后的一栋大楼,国内最先进的医疗器械,无数个实验室,穿着白大褂忙碌的男女。
  最终两人停在五楼的一间双开门前,谢伍思伸手握住门把推开,走进步回头,“她就在里面,怎么不进来?”他还穿着一身皱巴巴的军绿大衣站在原地。
  “她为什么会在这?”
  半年以前他独自醒在医院,没人告诉他小妹到哪里去了,而他又是怎么会在医院,疯了一般找她,花光所有积蓄,几乎将市里都翻了个底朝天,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找不到谢伍思,连谢瑜都找不到。
  现在他突然出现,说她在这里,一个明显是病人呆的地方。
  柔和的浅蓝色房间足有他整个房间那么大,豪华浴室,观景点极好的阳台,连健身器材都有,四处打量下就是不敢看屋中间那张粉色大床,他怕又是一个梦,曾经无数次梦见她回来了,笑着扑进他怀里叫他哥哥。
  现在呢,也是一场梦吗?
  谢伍思看着男人失魂落魄的样子没打扰他,他不知道还有希望,而自己却是有了希望,天天还是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渡过。
  许久,杨维才装作不经意的路过床边,眼睛慌乱的一瞥床上的人影又收回了目光。
  那张脸……不对啊!
  杨维一下扑到床边,床上的女孩虽然闭着眼,却是一眼看出是另一个人,嘴唇颤抖“她是谁?”声音也抖的不成样子。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给了他希望又这么耍他!
  “她就是小妹。”谢伍思也看着床上的人,“小妹脑袋里有块晶片,里面是她所有的记忆和智慧,现在,那块晶片就在。”手指拂了拂女孩子的头顶,“这里。只是手术以后这半年来她一次也没睁开过眼。”
  “什么?!”杨维霍然站起,“那为什么我被蒙在鼓里!你唤不醒她才找我来的?!”
  “别激动。”谢伍思按住杨维肩膀拍了拍,语气轻飘飘的,“我也是废了些周折才在5个月以前见到她。”要不是他当初留了个心眼录下两人之间的对话,再加上她一个月都没醒,那人才同意他在这里进出,恐怕后者几率大些。
  “连你都斗不过的人?!”
  “实话跟你说吧,叫你来也是他死马当活马医了,因为半年她都没醒,就彻底没希望了。”
  杨维浑身一淩,猛的握了女孩的手,“半年……小妹,你醒一醒,求你醒过来好吗?”低头将脸贴向女孩有些冰凉的手,“醒过来啊,醒过来哥哥才知道是不是你,这个陌生的人让哥哥好没有安全感,求你,醒来吧。。”无数个黑夜里他难以入眠,心中奔腾的情绪,入骨的思念将他啃噬干净,要不是心底深处一直坚信她没死,还活在某个地方的话,他怀疑活着已经没有了意义。
  “你不是想为哥哥生猴子的吗?醒过来给哥哥生啊。。。”眼泪急流出了眼眶,握住她的手哭的不能自已“你不醒哥哥就找别人去生猴子了……”
  男人哽咽的声音伤心至极,想是爱惨了她,谢伍思感同身受,眼眶酸涩不已,转头看向窗外,又下雪了,雪花飘舞间美不胜收。
  醒来吧,他已经被时间磨平了菱角,没有了独自拥有你的狭隘思想,他,愿意放下自尊自傲,和他们一起拥有你,所以,醒来吧。
  待咽下所以泪水谢伍思看向床铺上的人,她睁开的眼睛是他的幻觉吗?
  “小,小妹……”
  女孩眨眨眼,嘴唇轻轻开合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声音,医生无数次的嘱咐让谢伍思条件反射的就去接了杯温水,坐到另一边的床铺边缘单手扶起她喂水,长时间都是靠营养液维持生命,她嘴里干哑的说不出话。
  “哥哥~”
  还捧着女孩手默默哭的杨维不可思议的抬头,泪眼汪汪的看向她,明明很陌生的脸,那双眼睛也很陌生,可是看他的眼神却让他狂喜,小心翼翼的坐近了些,“小妹?”
  女孩虚弱的靠着身后的男人朝他咧开嘴笑,“咦~哥哥羞羞脸……”
  熟悉而久违的称谓让杨维欣喜若狂,破涕为笑,满脸泪痕的说不出话来,只知道抓着她的手,连呼吸都不敢,怕把这一场美梦惊醒。
  察觉到身后的男人已经僵着身体好一会了,女孩费力抬头,“伍哥,瑜姐姐有没有事啊?”
  “她没事。”谢伍思僵着身体有些机械的回答她,不敢相信她是真的醒了,还是那个能记住发生了什么事的小妹?!
  “真好。”小妹眼皮重的很了又想睡,头有些疼。
  突然门口扑进两个人影,一样高大的身影几个大步就围到了病床边。
  当先那个是邵逸夫,眼里的惊喜都快溢出来,“小妹你醒了?”
  “你是谁啊?”  小妹歪了歪头,对来人身后的人扬起嘴角,“邵祺……”
  邵祺一把推开自家僵硬的老爸,上前两步弯腰亲了亲她眼睛,“嗯,头疼吗?”
  “嗯,有点,想睡觉。”小妹点头,望了一周的几个人影,最终什么也没说。
  “你刚醒还很虚弱,先睡觉嗯?”
  “好,你们别走行嘛?小妹一个人呆了好久,怕~”
  三人点头,放了她平躺着睡下,守在一边看她睡。
  旁边被遗忘的邵逸夫脸色灰白,徒然转身。
  “邵祺那个人是谁啊?为什么看着好讨厌,想打他。”
  “小妹别说话了,那个人是,无关紧要的人,先睡觉。”
  “嗯,好。”
  再也待不下去,邵逸夫猛的大步流星的出了房门,穿过走廊尽头进入一间办公室,里面说话的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抬头看过来,眼底青黑的男人当先站起来,迎面对着邵逸夫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哈哈哈,她醒了吧?所以说嘛,我的医术可是全国第一啊!不,是世界第一哈哈哈!”
  “放手。”
  男人冰冷的语气是许久不曾听见过的,这个时候谁惹他谁就不得好死!
  白梓鑫放开他,收了笑脸肃了神色,“怎么了?”
  “她不记得我了。”邵逸夫眼睛通红的捏紧拳头,“却记得他们,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等等啊,我,我,我翻翻资料!”白梓鑫嗖的跑向自己办公桌,将上面的资料翻的四处飞舞,口中还念念有词,“怎么会有这么离奇的事呢!啊啊啊!到底哪根神经没搭对啊娘了个妈的!”
  “逸夫先喝口水。”
  邵逸夫一把接过另一个刚才一直没说话的男人递过来的水杯,扬颈一口气喝光。
  “好久不见你这个样子,可真是难得啊。”
  “没事了,谢谢你,梓淼。”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居然差点就瓦解。
  白梓淼跟他的哥哥却是完全不同的气质,干净清爽的脸庞,跟他邋遢的哥哥比起来好看的不像是兄弟,带了成熟男人才有的温润如玉的气质,只要他愿意,任何人都能解开心房依赖他,将所有烦恼说与他听,安静柔和的港湾包容下你所有的错误。
  白梓淼温柔一笑,“其实你在自欺欺人啊。”
  邵逸夫自嘲的笑了起来,“我不明白。”
  “就这么自虐啊…”白梓淼叹息,他为了这向手术日以继夜的熬了好几个通宵,将所有细节都仔细勘察,一个小小的失误都会让她永远也醒不来,其实他比谁都明白,在意,爱的深沉。
  “你也知道的,她这个换脑手术的后遗症是没有什么失忆症的,要么她就是太恨你才针对性失忆,不过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还有呢?”邵逸夫拉了条座椅坐下去,黑背失了力量的靠向椅背,一手抬高遮了眼睛,“说吧,我想听。”
  “哎,要么就是她故意不认你,什么原因我倒是不能体会的。”
  “对,哈哈哈!因为你没谈过恋爱!真可怜。”
  望着多年好友蒙住眼睛笑的那么怪异凄凉,白梓淼安慰的拍拍他肩膀,“你后悔吗?她吃了那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
  “以前是不后悔的。”邵逸夫将椅子转了个方向对着墙壁,放下手“半年前我不后悔,我想她反正就要换身体,就算受到什么样的对待总会过去,手术成功,她又是干干净净的。”
  白梓淼皱眉,“逸夫别说了。”他完全是在自虐。
  “我又想,她摆脱了那个见不得人的身份,会很开心,会对我感恩戴德。”
  “别说了。”
  “我再想,就算我利用她杀了汪强一派为琳儿报仇,她知道以后也会赞赏我的足智多谋。”
  “逸夫……”
  “可是,这些都是我自己的想法,这半年来的精心照顾也像是赎罪,邵祺为了她这半年来一句话都没跟我说过,而她,认识谢伍思,认识杨维,认识邵祺,甚至在找魏凌飞的身影,就是不记得我。”
  “是啊,众叛亲离了呢,所以呢,你后悔了吗?”
  男人突然不再说话,双手捧着脸沉默了许久,突然站起身“后悔了。”
  “那么,要放手了吗?”
  “永远,不可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