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五八二张 七三开

作者:灵宇字数:4124更新时间:2022-08-03 16:45:01
  戏剧学院的帅哥美女还没看到,三零六跟张家界就差不多谈妥了。国庆前后景区有大活动,三零六算是搞开幕序曲了,暂定中秋节连演三场,至少两场。
  正儿八经的森林音乐会呢,场地好得让三零六迫不及待。在那群山深处,奇峰峻岭的环绕中有一片三万多平米的开阔地被开发成美丽大园林,园林之中再有一大片空地,可以布置上百平方的大舞台加三千椅子的观众席。
  音乐会已经有五年的举办历史了,定位高级,请过国内外交响乐团、轻音乐团和著名歌唱家那些,还搞过森林话剧……反正那边的人说得很好,看照片和视频也像回事,三零六就只当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谈得顺利是因为那边表现得比较专业,至少是经验丰富,合同也比较细致,一些三零六没开始或者没资格讲究的事项他们也主动商量,显得比较好说话。
  三零六没有住什么吃什么的要求,需要对方配合支持的主要在舞台上下。那边当然更支持艺术追求,然后就发来说是花了几十万请名家公司精心设计布置的舞台效果图和实际演出拍摄,那高大宏伟有秦汉之风的主线条结合明清特点的细节软装饰,再辅以祥云、金龙、神鸟,可把伙伴们吓坏了。
  不过欣赏了何沛媛偷出来的商业资料后,杨景行十分嫉妒景色的确不错,这根本是去旅游享受嘛,然后他又动起心思来,这不比柏林的景色美一百倍?
  何沛媛直接反对,快闪的教训还不够吗?那个所谓的庒导演拿了那么多钱搞了那么多人和设备装得多么得心应手,最后弄出来的东西不也是让你四零二只能自我安慰地评价一句还行吗?
  杨景行又开始自我安慰,快闪为了追求真实感而做了不少妥协,再说摄制组也尽力而为了只是没这方面的经验,如果再请更专业的团队又有地方的强力配合……
  得了吧,更专业的团队又得多少钱?何沛媛可看透了所谓专业,你四零二也算是站在国内的塔尖上了,又认识几个真正的行家里手?孔亚飞怎么样?不还是要用大把的真金白银和一堆人再加上厚颜无耻的宣发才能伺候出来三亿大导演。
  杨景行没打算再掏钱,想掏也没有,可以跟主办方商量,景区最需要宣传了。民族乐团也可以自筹一些经费,都是可以商量的。顾问还畅想应该怎么怎么拍,然后片子再怎么剪,又美又艺术又素雅。
  何沛媛才不上当,她不是舍不得钱而是长远考虑,三零六毕竟有个编制总不能现在赶着吃上几口青春饭以后就当油条,还是得慢慢磨炼艺术水平。不怕得罪人地说大部分伙伴天赋都一般,不能拔苗助长不要指望年纪轻轻就成名成家,更不能什么事都让顾问和领导去办。再说了,一个陈仪轩就那样捡了一点边角料现在都是大明星都唱而优则演了,三零六还在为能去个景区而大呼小叫……何沛媛真有点替顾问不值,
  顾问可要好好批评一下标杆了,说不服帖就狠狠教训……
  何沛媛当然明白越是投入多越要坚持就是胜利的道理,所以说够气话之后还是噘着嘴投了赞成票,然后还仔细策划了一下,合计出一些不错的点子。
  可是,真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好心被当驴肝肺,何沛媛去单位连细节都还没来得及说,她齐清诺先把大构想一口否决了。齐大团长表面的理由是景区听众以游客为主所以场面不会很理想,又是第一次有系统外的外地单位慕名而来不好太麻烦人家……
  何沛媛几乎坚信,如果这事是顾问自己去商量,她齐清诺肯定跳着脚叫好一个劲配合……
  标杆今天算是看出来了,那些狗腿子平时顾问长顾问短的,其实每一个靠得住,关键时刻没半个人敢站出来……
  这大热天的,还在例假中的何沛媛被气得吃不下饭,宣布你杨景行从此跟三零六恩断义绝,跟民族乐团一刀两断……
  可是
  紧跟着第二天民族乐团就通知发粽子票了,本来轮到王蕊去领了,可她不敢在家看的蠢人电视剧就在单位用工作时间看。然后办公室就真好心把票送到小楼来,又公然叫何沛媛帮忙带给杨顾问。何沛媛真是打碎牙往肚里咽,绝交这种事还是得杨景行自己去挑明!
  不过,仇家的学校的宏星的再加艺人送的,杨景行都可以开棕子铺了,何沛媛干脆连自己的也捐出来,峨洋员工的端午节福利就这么便宜地解决了。只是包装太五花八门了,尽管都不是便宜货,还是想个办法统一一下吧。
  算了吧,杨景行知道自己早被员工看透是个穷酸,大家也比较宽容理解。
  郭菱高翩翩请的年假再加上端午节和家人出国游玩肯定愉快,菲菲带着小洁回老家也算避暑。王蕊和老毕要去的那个山顶酒店是齐清诺介绍的,年晴跟李孚的海上逍遥自然不用说……即便是蔡菲旋,健身房的集体户外活动也不能说没有意义吧。
  全三零六甚至说整个民族乐团,只有何沛媛不能出去玩,而且得加班,并且是加没有工资的班,帮杨景行接待孔导的女朋友。
  《美中不足》的庆功宴定于六月十九号在平京举行,还有些日子也不需要杨总亲自准备什么,不过聂少英突然说要来浦海面试一个家电公司的汇展设计,行程不紧张就带男朋友散散心,又想跟何沛媛叙叙旧,要么都携家属要么都不带。
  何沛媛觉得这根本不叫心照不宣了,简直赤裸裸,不过人在江湖谁都不容易,也理解宽容吧。
  六月四号晚丹麦著名剧团的著名剧目票价不低,可无法确定是主办方虚假宣传还是剧团有意欺骗浦海观众,然而浦海人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开场没多久观众席就发现上台的演员多半是二套班子,虽然演得也不太差,但诈骗就是诈骗。
  台上台下都是好不容易坚持到中场休息,剧院方面就出来人告诫观众要尊重外国艺术家,接下来的场面就很不好看甚至有点吓人了,本来欣赏高雅艺术的体面人变得满口“宗桑”。
  何沛媛果断拉着杨景行先走一步都不在乎退不退钱了,但姑娘也是被气得骂了一路,回到家还要继续跟父母痛斥那些软骨头狗汉奸,比洋鬼子还可恶。
  范雅丽表扬年轻人远离是非是的明智,何伟东也笑话人怕出名在这种糊涂账中四零二恐怕不方便表态。不过要细说这些事呢,何伟东觉得就是一个简单的“外来和尚会念经”的心理,他们一辈子看到很多了,七八十年代呀,平头老百姓想要“尊重”一下还没机会呢。
  生气是很消耗体力的,所以晚上十点了两个年轻人还吃了范雅丽煮的豪华虾仁虾籽鸡蛋香菇葱油面,然后搞艺术消食。杨景行其实是懂点规矩的,几次要走,可老是被姑娘扑倒在床上。
  近十二点的时候,长辈都洗了换了准备睡了,叫年轻人别熬夜,杨景行才毅然决然告辞。何沛媛当着父母的面还纠缠手脚掐皮肉,不过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
  六月五日星期天,杨景行早上八点过就到新业大厦,像逃荒一样两只手提满两大捆五花大绑五花八门的粽子礼盒,趁没人赶快上楼。
  何沛媛这会多半还在床上,而峨洋这些真正的加班员工好些已经到岗。包装得再精美的粽子也不能安抚打工人的无奈,倒是老板的狼狈样能让人生出一些笑容。
  杨景行再统计一下,全公司一共二十三个同事加班,一百多个粽子就分一分带回家或者住处吧,除了堂长的加餐下午晚上大家再尽情点或者出去吃也行,更重要的是这个月可以再休三天带薪假。以后就是制度了,凡是接受调休的除了加班费之外假期也一定要还。
  这老板还勉强算个人了,员工们就愿意多聊几句,说人事一次收到六份浦音的求职简历,有艺术管理、音教、录音几个专业,应聘网站编辑、人事和音乐编辑职位。
  是吗,杨景行不知道呢,不过应聘基础岗位自己不知道也是正常。
  员工们还挺期待的,说几个部门主管已经通过简历了,接下来就是面试……学弟学妹们没找找关系?
  杨景行哈哈自己帮不上忙,只能祝愿师弟师妹好运。
  今天峨洋的大部分部门主管都不在,杨总称霸王了,一会叫人喊冷饮外卖,一会又召集同事商量中午再叫点什么,然后还搞个盒饭聚餐。为了拉拢人心,老板甚至破了峨洋内部虽不成文但严厉的一条规章——不准议论杨总。
  杨景行觉得在峨洋不说四零二长短是因为自己在音乐方面已经有了一些基础,可是创业是从零开始而且责任重大,不能带着成功音乐人的心态来干。艺术创作是个人化的浪漫的甚至是放肆的,但是和大家一起做一个公司,就需要严谨慎重,杨总觉得自己还处于刚入门的阶段。
  那就聊聊有基础的音乐吧,同事们争论过一个话题谁也没说服谁,那么你自己觉得是在高雅音乐方面的成就大,还是流行音乐做得更成功?
  这个嘛,杨景行认为高不高雅是一种不值得参考的带着恶意的评判标准,自己认为好的音乐就是带给更多人更多美好感受。
  可别小瞧了峨洋员工,他们上过审美课学习了审美层次,知道直接的感官美当然不如需要领悟感受的内涵意义美高级。
  杨景行没学过那些呀,只能嘴硬说什么感官美是基础并且不仅仅是基础,有了广泛而牢靠的基础才能建更多金字塔并且建得更高,不过把金字塔当成一种优越感的载体其实又还是很基础感官的一种审美……
  毕竟还是年轻人,当着老板的面,就有员工公开说公司里有些人呀就是觉得自己懂点艺术就不得了,目中无人的!当然也有稳当老成些顾全团结的,就说那也不是目中无人只是性格比较清冷,其实人还不错。
  杨景行也不问是谁怎么了,继续说音乐,卢胜杰为什么成功?就是在行内行外通常认为的最俗气最土气最千篇一律的和弦进行上做了并不多的突破,所以如歌上“土得清新感性”是比较贴切的评价。
  又有员工有想法和观点了,如果说卢胜杰几乎是站在最基层创作出感官审美,那么那个谁就是运气好站在了上面却捏出一坨**来还宣称自己多高级……
  杨景行严肃提醒,峨洋员工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但绝对不能在工作中对任何艺人持成见,哪怕是过街老鼠那种……
  吃完盒饭又再叮嘱了晚饭和宵夜的安排后,杨景行跑得飞快。电话一打,被何沛媛吩咐别走街串巷了,直接上高架去浦东碰头吧,正好爸妈要去见朋友。
  这岂不是要把见面时间推迟一刻钟,杨景行很是不满。不过等他赶到碰头点,姑娘一家人好像已经在哪等不少时间,车子停在树荫下,何沛媛站在路边提着水噘着嘴。
  长辈不需要年轻人不好意思,叮嘱注意安全,越好开越通畅的路越要小心。范雅丽再叫女儿大名,提醒少说话,更警告不要乱说话。
  自己只是在家抱怨了一下导演不够爽快又被母亲好一顿上纲上线,不过这笔账何沛媛当然要算到男朋友头上,至少也是七三开。
  虽然很自信但也以防万一,何沛媛一路上就把不好听的话都再复习一遍免得等会说漏嘴,快到机场了再调转话风为见面做准备。说着说着,姑娘就回想起少不经事时,一听说这专家那教授的名字就仰慕他们是多了不起的人,还有明星,特别是那些著名电影导演和巨星,想象中他们的头脑和人格魅力一定多么异于常人……
  现在,附中附小的民乐孩子们一定是被老师声势浩大的“少年儿童学习民乐的舞台形象训练研究”折腾得又兴奋又紧张,以为能“参与”这种“研究”就是堪当重用了,肯定要挖空心思写作文谈感想……何沛媛真是悔恨自己对不起祖国的花朵。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