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章好男人是粉色的(4p,H上)

作者:宁不语字数:3534更新时间:2021-09-24 17:34:00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 υip)
  —————————————————————————
  贺盈妍从善如流,在庄梓源躺好后就坐到了他脸上,动情地扭动起腰肢,用花穴和肉珠蹂躏着他的唇舌和鼻尖。
  她仰起头半眯着眼媚吟着,激红了另外两个男生的眼,林适一向冷淡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扭曲,他沉沉喘息着亢奋地跪直身体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喃:“喜欢这样玩吗?好可爱让你更舒服好不好?”
  他顺着她的脖颈下移,玩弄着她的胸乳,埋进去忘情地吸吮,舌尖时不时地勾弄卷绕着红润的乳珠,引得少女身体急剧颤抖。
  “嗯好舒服还要”她挺着胸往林适嘴里送,一脸痴媚之态。
  这无疑又为陆亦鸣体内早已熊熊燃烧的欲火上又撒了几点油,灼灼烈焰瞬间爆炸般膨张至最高点。
  他喉头干渴地直直盯着少女前后摆动的柔嫩腰肢,以及随着她扭动而不停变换形状的软弹臀肉,再也无法忍受,低叹一声就趴过去整张脸埋进了她的臀缝间。
  那软嫩Q弹的臀肉在律动间一下一下地撞在他的脸上,挤压着他的口鼻,属于少女的独特体香霎时充盈了他的整个肺腑,又带来一种窒息般的快意。
  荒芜的冬季里,她的身体上却绽放着春意,温暖,湿润,清香,柔软,像幽谷中一汪悄然解冻的泉,他有种快要溺死在里面的错觉。
  他贪婪地趴在那里,像一匹饿绿了眼睛正饥渴进食的狼,大口大口地舔咬着少女的臀尖,在上面留下深深浅浅的牙印,湿红的舌头在莹白隐秘的臀缝里时隐时现,画面淫艳无比。
  被贞操锁束缚着的性器又迅速勃起,胀得发痛,这回的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强烈,他感受着坚硬冰冷的金属笼壁给自己施加的紧窒压迫,脑子里一阵轰鸣,再也无法思考任何事情,凭着那股原始又野蛮的本能直起身吻上了少女的后颈,手抚上她的腰,下身往她臀缝里耸动起来。
  金属笼在他胯间晃动着,反射着冰冷的光,又很快隐没在两具紧贴的肉体间,被浸染上了黏热的温度。
  好胀。好痛。
  陆亦鸣感觉自己的阴茎都快要被挤爆了似的,疼得他手臂额角都爆出了青筋,脸也胀成了紫红色。
  可是,又好爽
  他在极度的痛苦中品尝到了丝丝极致的快乐。
  还想要。想要更多。
  他用力吮吸着少女的肩膀,下身失了控般加速地摆动着,金属笼打在丰盈软弹的臀肉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他的喘息越来越重,下身的抽动也越来越迅猛,电光火石间,他终于没能忍住闷哼了一声,射了出来。
  没有电击,没有震动,没有自己抚慰,以及任何的额外刺激。
  他竟然只凭着这样模拟性交的动作,就射在了贞操锁里。
  陆亦鸣自己都有些懵了,他僵着身体松开贺盈妍,喘息着低头看了看仍顽固地套在胯间的小玩意,眼里的欲望淡去后是无措和羞臊。
  贺盈妍也察觉出了他的异常,停下动作转过身看着他,从他的表情里也读懂了,颇有些新奇:“你射了?就这么射了?”
  她身下的庄梓源和胸前的林适都齐齐停下了动作,抬头看向他,神情各异。
  陆亦鸣低下头,耳根都要被烧透了,低低嗯了一声。
  贺盈妍也不顾还想继续给她舔弄的庄梓源,起身找出了手机,打开app给他解了锁,满眼兴味道:“我要检查一下。”
  陆亦鸣臊着脸取下了贞操锁给她看,只见他刚宣泄过的半软性器上沾满了白白亮亮的黏液,而取下的金属笼里也满是白浊。
  贺盈妍笑得狭促又轻佻,捉弄似的伸手点了点那终于挣脱束缚又将要抬头的性器:“真是不乖。还什么都没做就自己玩射了。”
  她抬眼看着已羞得快要把自己埋起来的陆亦鸣,吻了吻他,温声安抚:“不过我很喜欢。表现不错。”
  这么快就能有感觉说明他足够投入,也是真的身心都接受了。
  陆亦鸣最禁不住的就是她这样的语调和情态,霎时只觉一股酥麻感自身体深处传导至每一根神经末梢,腿在发软,某个地方却又开始发硬。
  林适在一旁没说话,眼里的欲热褪去,又恢复了以往的淡漠,只皱着眉颇为嫌恶地扫了眼陆亦鸣,就转头专注地看着贺盈妍。
  而兴头正浓却被打断好事的庄梓源就非常不满了,坐起身看着两人暧昧又火热地互动,闷闷地咬了咬唇,对贺盈妍道:“原来妍妍喜欢像他那么快就射的啊那我,那我”
  他耷拉着眉眼,失落地喃喃道:“我每次都很久,所以让你厌烦了吗?”
  林适:“”
  陆亦鸣:“”
  这傻子到底是哪里学来的这种又凡又茶的发言?!
  是在炫耀吧?绝对是在炫耀吧?
  而且还用男人最忌讳的话来刺他!陆亦鸣气得握紧了拳头,也顾不上什么羞臊难为情了,咬牙切齿恨声道:“你才快,你全家都快!”
  庄梓源不服气了:“我才不快呢!明明就是你快啊,我们都看见了!”
  陆亦鸣看着他那副呆愣愣又气哼哼的痴傻模样,觉得可恨极了,只想上去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庄梓源根本意识不到杀气,无意间瞥了眼他的下身,脸上更是得意,不肯罢休道:“你不仅快,那里还丑,还黑!你的蘑菇头都不是粉的!”
  陆亦鸣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就往自己那里看了看,他肤色偏深,性器也是深红泛黑的颜色。
  他从没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在他的认知里,大部分男性的生殖器都长这样。
  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会因为龟头长得不够粉而被人耻笑。
  陆亦鸣脸上黑红一片,愤然道:“你脑子有病吧,这玩意不都长这样!你的又能好看到哪儿去?!”
  这话问得可正中庄梓源下怀了,他立马直起腰,挺起性器,满脸自豪:“我不一样!我的就是粉色的!”
  他皮肤较白,虽说这段时间在外训练晒黑了些,但底子毕竟在那,性器是干净偏淡的颜色,龟头也果然是粉粉嫩嫩的,像颗草莓味的马卡龙。
  庄梓源看了看贺盈妍,见她没作声,只是一脸看热闹的神情,于是底气十足继续道:“妍妍说了,她就喜欢粉粉的蘑菇头,干净又可爱!不乱搞的好男人那里都是粉粉的!”
  贺盈妍实在绷不住,噗地笑出了声。那些话其实是她随便说说哄庄梓源的,现在被他这么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地说出来倒显得怪可爱的。
  陆亦鸣:“”
  他已经气得快要吐血了,再一看贺盈妍的态度明显是认同庄梓源的话,他又觉得无比挫败。
  其他方面也就罢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连那玩意儿都长得没人家好看!
  关键是还很有可能会被贺盈妍嫌弃!
  他气恼又难堪地辩解:“我他妈天生就长这样!我没乱搞过!”
  庄梓源还想说什么,被他虎着脸呛声怼了回去:“闭嘴吧你,傻逼!”
  庄梓源瞪圆了眼睛,眼底闪过几丝狠戾,却又迅速泛起了水光,他嘟着嘴看向贺盈妍,委屈巴巴地告起了状:“妍妍你看,他讲脏话,还骂我!”
  贺盈妍看这两人吵得横眉竖眼的,又是好笑又是头疼。
  不过她心里还是偏向庄梓源更多些,也是应了那句老话: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她摸了摸庄梓源的脸哄了两句,又凑过来亲了亲陆亦鸣的耳朵,低声道:“他说话都是不过脑的,你跟他较真做什么?还有你以后少说些脏话,确实不好,知道了吗?”
  陆亦鸣哪受得了这一番温声细语的劝哄,只觉得从耳廓到心尖都是酥酥痒痒的,就是再大的怒意也都偃旗息鼓了,他缓了神色别别扭扭道:“知道了。你不喜欢,我就改。”
  他红着脸搂住贺盈妍,胯间已再次硬翘的阴茎讨好似的在她腰腹间蹭了蹭,哑声道:“但我真没乱搞过,我也不快,你试过的”
  贺盈妍轻笑:“嗯,我知道。”
  她眼眸轻轻一勾,就重新点燃了他体内的欲火,他脑子一热就吻住了她,胀得沁出了黏液的阴茎蹭到了她的阴户处,下流地蹭动碾磨,他迷乱着眼呢喃:“我想进去我还可以表现得更好,让我”
  还没有下一步动作,他就被猛地推开了,庄梓源表情凶狠地把少女禁锢在自己怀里,恼怒地瞪着他:“说好了我要第一个的!”
  “你——”陆亦鸣拳头都要举起来了,然而顾忌着贺盈妍,终究还是强行忍住怒意放了下去。
  贺盈妍:“”
  稍微争吵两句也算是情趣,但没完没了的就有些烦人了。
  她皱了皱眉,挣脱开来,冷下了脸:“庄梓源,你今天过分了。”
  庄梓源立马怂了,神情怯怯,又不甘道:“可是妍妍你答应我了的”
  “我是答应了,可是你又不乖,动不动就跟人吵架。那就不作数了。”
  贺盈妍也不管庄梓源气红了眼眶,果断冷酷地推开了他,拉过一直待在旁边不动声色的林适,跨坐到他身上满意地亲了一口:“乖孩子才有奖励。你先来。”
  林适黑沉的眼底燃起了灼灼火光,仿佛获得了莫大的荣耀。他迅速地搂紧了少女的腰身,吻着她的脖颈胸口,手指往她已被舔得湿软的花心处探了探,就扶着硬挺的性器往里送进去。
  ————————————————
  林适:给你们看看什么叫正宫风范,什么叫闷声发大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