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四九三章 超凡与平凡的变奏曲

作者:无境界字数:5079更新时间:2022-08-05 18:55:18
  分出十二个法器,凯恩的机械分身体型,已然跟爆破枪手小号的体型相当,不再需要隐藏一部分。
  他再度联系了一次汉娜,告之了其最新情况。并简单的说明了下注意事项。然后就便挥手清除了一片砖石瓦块儿,又撕碎了一扇铁门,进入了地下。
  从能量视角看,随着铁门被撕碎,扭曲能量就像洪水找到了宣泄口一般,疯狂涌出。
  这固然有久压积蓄的原因,却也说明了扭曲能量的强度本身就不低。
  这一点凯恩是料到了。毕竟已经透过厚重的地面而造成影响,强度低反倒奇怪。
  该安顿的也都安顿了,现在不怕失联。于是他顶着扭曲能量,就向地下世界进发了。
  如果说这扭曲能量是地下火山喷发造成的沸水热浪,那么他就是水熊虫,这样的环境残酷度,远不能把他怎么样。
  进入地下后不久,各种被深度扭曲而异变的怪异便出现了,但它们自然不可能是凯恩的对手,任是疯狂无畏,前仆后继,也只是送死而已。
  在地底深处,凯恩见到了另一位降临的邪神,它已经完成了通道开启,降临仪式进行到最后阶段,一旦分娩完成,便能以神人之姿屹立于这世界,规避开一些法则的限制,并迅速成长为强大存在。
  凯恩以可控聚变打击硬怼,邪神极其爪牙虽然竭力抵抗,终究还是在狂暴的能量中灰飞烟灭。
  亚维农的危机至此解除,凯恩让赶来的汉娜和舒尔茨善后,他则直闯总督府。
  一路瘫痪了总督府的护卫,见到是被总管软禁并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总督。
  只要人没死,其他都不是大问题。
  总管被囚,总督被治愈,凯恩从总管那里得知,其上级是道貌岸然的教派大佬,山顶老教堂就是据点。
  凯恩去到老教堂时,发现晚了一步,幕后黑手已然逃逸。
  凯恩暂时放任,全力协助总督稳定亚维农。
  保护伞大厦的半永久式通讯飞行器在这里形成局域网覆盖,然后与基本盘形成沿线通联,这样既迅速监控了亚维农,又辟出一条通讯覆盖的道路。
  随着监控体系的完成,阿尔法锁定了亚维农所有人,任何异常都无法再隐匿,只花费了不到三天,城中多年暗积的邪教余孽便被清扫一空。
  当总督带着强有力的证据,展开公审处刑,并展示凯恩支援的物资,重新建立总督府权威公信时,凯恩已经身处双山堡。
  这里是魏玛王国抵抗草原游牧民族入侵的最前沿,夏洛莱头号大将施坦茵镇守这里。
  施坦茵固执而又聪明,他以各种理由和拖延的办法,拒绝来自总督府的命令,这才得以勉力维持此间的军政格局。
  不过,在物资短缺,居心叵测者不断暗中使绊子、以及引发各类治安事件的磨耗下,镇守军已经非常虚弱,情势岌岌可危。
  凯恩就像一针强心剂,为镇守军注入了活力。
  不过他这次没有明着来,而是暗中观察后,跟施坦茵联合,并利用强大惑控类法术,厘清了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叛徒间谍。
  接下来,就是将计就计。
  亚维农那边,总督绝地反击,以雷霆之势重新掌权搞,且声势浩大,某些人见眼瞅着夏洛莱就要翻天,自然不甘失败,放宽了跟草原游牧民那边的谈判条件,打算里应外合,马踏夏洛莱。
  凯恩在关键时刻出现,先是在反派‘起义’的那一刻,对被监控体系锁定的目标进行了一场从天而降的光矛审判,然后以基因武器、病毒武器向的死亡之风,灭杀了所有侵犯的游牧民大军。
  毫无疑问,这样的屠戮,是带有强烈的主观感情色彩的。
  相比于耕种民族,凯恩对游牧民族格外的无情。
  覆灭大军都不算完,凯恩还派遣了高阶傀儡,以小组的模式对广褒的草原进行强侦及斩首战。
  于是游牧民族的灭绝之冬就此降临,大量的部落酋首和祭司被刺杀,由此而引发了内部的利益争夺。这种争夺很快就演变成了无底线的厮杀,巨大的消耗和浪费,使得好多部落无法成功渡过这个严冬,从而族灭消亡。
  这些高阶傀儡,也让凯恩掌握了一些有关神祗的信息,他有的放矢的出动了几次,先后诛杀了四名邪神。
  屠神之战,就此拉开帷幕,无论是魏玛还是亚坤,邪神纷纷殒落,并且是非常的彻底的那种。
  这自然引发了神祗一系的恐慌,冥煞甚至在克苏恩的授意下,与虚灵联手,共同进犯保护伞控制的区域。
  一场史诗大战随即展开,冥煞和虚灵几乎集结了所有能够集结的强者,而凯恩也释放了由卡拉狄加打造的恐怖单位——超传奇智械军团。
  大战开打,天昏地暗,智械军团依靠顶流的战阵战法,以及无穷无尽的数量,一开始就碾压邪神联军。
  随着大量的邪神联军成员殒落,神秘要素被智械军团不断获取,继而加持在智械上,令其突破传奇格局,于是,智械军团有了圣域级的骨干和进攻锋锐,愈发的势不可挡。
  邪神联军见大势已去,决定保留有生力量,但凯恩突然出现,借助机械法器,锁死空间,最终歼灭了联军。
  之后,凯恩一鼓作气,挥军杀入虚灵在扭曲虚空的老巢,一颗巨大的辐射陨星卡玛斯,将窝在那里苟延残喘的邪神一一击杀,至此,虚灵和它们的主子,彻底成为历史。
  之后,凯恩又挥军杀入冥土,曾经的垂死之神,众神之父克苏恩,金蝉脱壳,舍弃了冥土神国而逃亡。
  不久之后,诅咒万物事件发生。
  原来,当初众神以垂死之神的血肉为原料造物,这世界的主要智慧生灵,都算是垂死之神的血脉后裔,而血誓组织大肆杀戮献祭,其核心理念,就是将散落在世间的血肉之力,归还给众神之父,使其彻底复苏。
  如今这个计划被凯恩的屠尽众神策略彻底破坏,克苏恩也破罐子破摔,试图毁灭这一界的所有生灵。
  不过,当祂作为诅咒之源发动世界级攻击时,也暴露了自己,凯恩找上了门。
  一番激战,克苏恩终究不是已经通过收集大量神秘要素,而有了神王格位的光凯恩本尊的对手。
  克苏恩以众生之命威胁,凯恩不受挟持,表示生命总是能找到出路,如果这个世界的生灵因为诅咒全灭,那么表示他们没有一人能超越诸神造物时的桎梏,灭亡也没什么可惜的。
  之后,克苏恩殒落,大量的生灵死亡,但终究还是有不少人自大毁灭中幸存,彻底摆脱了昔日神灵的影响,开创崭新的未来。
  系列事件告一段落后,新的线索,将凯恩的注意力重新引到了除了登陆点山下镇外,第一个发现的人类居住地峡谷镇。
  那条水量丰沛的大河,那曾被凯恩以日光水晶等光明法术封镇的地窟,竟然就是通道。
  凯恩也没有后悔兜转这一圈儿,毕竟‘众神割倒,凯恩吃饱’,他在一系列屠神事件中,所获颇丰。
  深入地河,通往特殊界域,这界域竟然跟企业帝国世界的怪异们以及怪异巢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或者说,两者本就是一体两面。
  接下来就是一场漫长的打通关,唯一的道路,被层层把守,各种险要和怪异,终究敌不过无穷尽的智械军团的冲击。
  在最内部,凯恩终于见到了他一直想要见的存在。魔兽宇宙部分神祗,以及宇宙胎膜。
  宇宙胎膜,顾名思义,类似于法则构建的蛋壳。内部的营养已然被分食一空,但作位原始法则完善且格外坚韧的特殊存在,正是因为有它,魔兽世界的偷渡者们,才熬过了最初的艰难时光。
  但也不是没有代价,祂们终究还是被侵染了,包括克苏恩等在内的众神,就是从祂们身上割裂出去的邪秽。
  可这样做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光凯恩没有同情及怜悯,而是忠实执行了凯恩本尊的命令,将这些神灵全部抹杀。
  至此,以众神之父为代表的魔兽宇宙神祗被干掉了三分之一多一些。
  光凯恩还得知,撇开那些穿越不久便因各种缘由死亡的,还有以艾露恩为首的一小撮,在当初选择了继续追寻‘光芒之路’而不是就此苟存。
  之后,光凯恩收拾、打包,留在两个世界的保护伞公司摘牌停业,他则搭乘卡拉狄加号,再上征途。
  向宇宙中心进发,过程并不顺利,沿途遭遇了许多怪异事件,这让光凯恩开始质疑这个宇宙的基底格局,究竟是否正常。
  最终,在宇宙之心区域,他见到了濒死的艾露恩。
  跟随艾露恩一起的诸神,此时基本已经死光,艾露恩也已经接近意识崩溃。
  艾露恩是魔兽宇宙诸神逃离的真正发起人,也是宇宙胎膜的提供者,而一切的原因,也无非是哲学三问:我究竟是谁?我来自哪里?以及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艾露恩向{异形:普罗米修斯}中的伊丽莎白·肖般,想问造物主创造祂又舍弃祂的原因,但终究还是没能获得答案。
  而光凯恩也不得不面临跟沿着光芒之路到此地的艾露恩一样的问题,宇宙之心的超级能量漩涡,可以说是超凡版的恒星熔炉,其力量之强,哪怕是神王都有死亡之险。
  艾露恩就是因为研究这能量漩涡,被侵蚀而最终成这般下场的。
  光凯恩终究还是跟艾露恩不同,他更加无畏,并且拥有凯恩本尊面对绝路不惜自毁的性格特质。
  卡拉狄加号开始向能量漩涡突进,这就如同活人跳岩浆般。
  惨烈的熔毁伴随着不断深入而发生,卡拉狄加号最终彻底毁灭,光凯恩则继续突进,当他的本体都基本损失殆尽,只剩承载神魂的最终核心时,终于拼尽最后力量,完成了突破,抵达一个崭新的天地。
  光凯恩这时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但凯恩本尊突然就抵达了。
  原来,光凯恩的隐藏使命,就是寻找‘真实世界’。
  这个真实世界,是一个相对概念,它所针对的,自然是之前凯恩经历的所有世界。
  来到真实世界后,凯恩本尊曾拥有的很多东西都被剥夺了,就连意识宇宙都被关闭,其是否存在都尚未可知。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概念回归——资深轮回者、死星爵主赵文睿。
  兜兜转转许多年,人生划下大圈圈。赵文睿从未曾摆脱万象门体系的控制,他当年被队友背叛并死亡后,万象门体系选择他加入一个特别计划。于是有了后来的一切。
  所以说,重生在黑暗HP宇宙,成为凯恩·沙菲克,本就是个谎言,自然,后面的也都是谎言。
  如果非要说有些概念是真实不虚的,那么也只有灵魂方面的成长了。
  凯恩本尊已经达成了自我构建灵魂格局和记忆信息关联的高度,虚假与真实的边界就此模糊。
  哪怕在那个万物皆虚的世界,都是已空对空,但他坚定的认为真,那便是真。
  最后的考验,不是光凯恩穿过宇宙之心这一下,而是本尊挪移出来之后。当发现一切真相后,到底还能坚定不移的真信几分?就能看出他这场超级试炼的最终收获。
  事实证明,凯恩至少能得个优良的评分,大部分的记忆信息,都因真而保存了下来。
  他看起来还是一名资深轮回者,但他的认知格局,早已凌驾。
  凯恩的最后使命,是拯救万象门。
  拯救万象门,也是解放他自己。这是最后的契约,也是万象门一早就为自己准备的后手。
  培育无数轮回者,也不过是为这一刻,凯恩就是万象门培养的终极轮回者。
  新一轮的战争开始,拯救与自我解放之路显得艰难崎岖,但凯恩却势如破竹,哪怕是看起来最令人绝望的层层关卡,在他面前都仿佛土鸡瓦狗,他总是可以寻到那一线生机,并且稳如老狗的在绝争一线中成为赢家。
  死亡与毁灭,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和平崛起,要么以自己人的苦痛和尸骨铺路,要么就是献祭敌人的生命和一切美好。
  死星爵主步步生莲,逢敌必大破,大破必成长,实力迅速恢复,虽然神灵、造物主皆虚,但从实力角度讲,凯恩差不多重新拿回了他因终极穿越而暂时失去的一切。
  最终的对手,也不过是造物主级的超级智械,它是远古文明的遗留之物,自我进化,自我演变,最终制造万象门,将多元宇宙作为实验场,试图探索全知多元宇宙的一切信息,从而凌驾于其上,向更高层次、更宏大的区域进军。
  探知既是其核心使命,从这个角度卡,用正义邪恶来定义它,显然太过狭隘。
  凯恩最终跟超级智械达成了类似雏鹰长大,必将翱翔于天空,万象门体系虽然是其子系统,但既然有了自我,那么该放手就放手的协议。
  当然,放手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凯恩代表万象门的手段,证明青出于蓝,已经有了自由高飞的资格。
  万物法则第一条:道理站在胜利者一边。
  跟超级智械达成协议,也完成了万象门体系的终极契约。
  这时候回头再看,诸如被背叛而殒落,也不过都是人生路上的景色,没有因,哪有果?
  当然,怀着不甘和悲凉死在路上的同行不要太多,有些宽宏大量,真的只适合成功者装比,失败者没资格。
  然而成功者不会永远成功,也不会所有事上都成功。
  凯恩明白这一点,也明白人性就是他的弱点,因为‘人’这个概念,本身就有上限。
  不过这些深邃的问题,都可以暂时扔到一边了,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做多久的‘人’,现在,不忙着继续伟大的征程,而应该歇息一番,老老实实当回人,将生命中的重要一课补上。
  于是他回到了地球,回到了他即将大学毕业那个时间点,那间学区房租屋。
  他撕掉了进入军事学院深造的申请表,然后用所有积蓄买了枚戒指,并找到人生中第一个正式女友,单膝跪地:
  “小敏,我改主意了,毕业后我们一起回家乡创业,不过在这之前,请允许我先娶你为妻,流程可以紧凑些,能赶在你显怀之前完成。我向你郑重承诺,余生会尽最大努力,让你幸福。”
  女友先是发怔,随即所有委屈和不满,都化作了欣喜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笑的梨花带雨。
  而在凯恩眼中,她笑起来有几分神似赫敏……
  ------题外话------
  PS:没错,这算是大纲烂尾了。但好歹算是有个交代。这结局在开书不久,就已经想好。当然,原本不止一个,其中包括主角回到现实宇宙,杀掉真正的造物主,作者本人。但后来觉得太过谐谑、以及戾气重。就选了这个结局。除了再次拜谢读者老爷们的支持,没啥好说的了。好听话这个时代的大家伙们儿都已经听尽听厌,不需要我鹦鹉学舌了,尽力做吧。这书做的不好,希望下本可以,以回报大家的厚爱。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