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招惹

第 1 章

作者:木兮娘      字数:4525

    孽债\\木兮娘

    2019\08\08

    杜云生再次梦见自己在乞罗寨里的两个月。

    乞罗寨在偏远的大山里,那里世代居住着一支神秘的苗族族人,据说寨民无论老□□女都会蛊术。

    杜云生一开始认为蛊术是无稽之谈,虽然寨子里毒虫很多,但谁让寨子地处大山深处?

    他带了很多驱毒虫、防毒虫的药水,但没有用,同去的助理还是被毒虫咬得送去医院。其他人也不想干了,给两倍的工资都不肯。

    乞罗寨的生活条件太差,落后又贫穷,连电灯都没有。可是杜云生需要在乞罗山拍摄一部纪录片,他是名导演,已经很久没有过新作品,急需一部特别题材的电影为自己赢回在影坛中的导演地位。

    这次耗费大量资金,花了许多时间筹备,杜云生不可能轻易放弃。愁闷困扰之际,他想到雇佣当地寨民,只需要花费雇佣其他人的十分之一的金钱就能雇佣到体力好而且熟悉大山的当地寨民。

    于是杜云生出发,在寨子的空地里敲锣打鼓,令副导演宣布雇佣寨民。接着主动上台,扮出副好心肠的模样鼓励寨民踊跃报名。

    那个时候的杜云生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他满心满眼都是拍摄进度,至于穷困的寨民,完全没入过他的眼。他看不起寨民,自然没花过心思去注意。

    所以他不知道当时的寨民看他和其他外来人的目光像是在看猴子,那样冰冷又诡异。

    杜云生没有察觉到,他自信地认为寨民不可能拒绝。

    但现在在梦里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杜云生才发现原来异样早从最开始就存在,可惜他的自大和轻慢完全没有发现。

    寨民冷眼看他们在台上唱,无动于衷的态度被视为胆怯,台上的杜云生颇为不耐烦,再次把内容重复了一遍。

    这回终于有人响应。

    人群分开,一个艳丽妖异的青年走了出来,抬头的瞬间惊艳了百无聊赖的杜云生。

    梦里的‘杜云生’瞪圆了眼睛,直勾勾盯着那艳丽妖异的青年,不自觉吞咽着口水,满脸都是惊艳的表情,以至于忽略了寨民们在青年出现的一瞬间露出来的谦卑、敬畏的态度。

    青年说他叫滕止青,是乞罗寨的寨民,想要报名‘杜导’的招聘。‘杜云生’恨不得让他当镜头下的男主角,好在考虑到影响没发疯。

    他胡乱的点头,最后让滕止青补他助理的空缺,让滕止青和他同吃同住同行。

    ‘杜云生’喜欢滕止青,因为他太漂亮了,而且带有某种危险诡秘的气质,如同斑斓的毒蛇、美丽的毒花,明知危险还是会不受克制的被吸引。

    他开始了一边拍摄,一边追求滕止青的生活。

    青年不答应他的追求,但也没有拒绝,他默认了‘杜云生’的追求。

    一个半月后,‘杜云生’在煞费苦心布置出来的场景中向青年求爱,青年问他是否真心。

    ‘杜云生’肯定的点头并表示他爱青年,永不变心。

    “杜云生爱滕止青,永不变心。”

    杜云生在梦里看到这一幕,情绪很激动,他疯狂的呐喊、捶打,希冀时光可以倒回,希望能让那个见色起意的两年前的‘杜云生’别去招惹滕止青。

    离开他!

    离开滕止青!

    别去招惹他!

    别去招惹滕止青!

    别去乞罗寨!离开!

    拒绝滕止青,永远别说爱他的话!

    他是魔鬼!他们是妖邪!

    整个乞罗寨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啊!

    杜云生疯狂的呐喊着,以至于表情扭曲,脸上都是泪水。

    当他看到滕止青对着‘杜云生’露出笑容,而后者欣喜若狂之时,当他看到滕止青点头答应了‘杜云生’的求爱,当他听到滕止青轻声呢喃了一句‘记住你说的话,神在听着,我在记着,不准反悔,不能负我’之时,梦里的杜云生瘫倒在地上。

    他对着兴高采烈的‘杜云生’半是祈求半是痛苦的说:“别答应他,求你,赶紧离开吧……啊啊离开啊!!”

    杜云生崩溃的揪着头发痛哭出声:“对不起啊——我错了,我跟你道歉……滕止青,我错了!!你放过我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

    乞罗山,乞罗寨。

    寨子深处一栋二层吊脚楼,楼里主卧的竹窗打开,月光洒落进地板,落在床上。床上蜷缩着一个瘦弱的青年,青年双手紧握,交叠于胸前,发出低微的、痛苦的啜泣,不时呢喃着‘我错了’、‘放过我’之类的话。

    突然,青年睁开眼睛,直勾勾瞪着前方,像是个精神不太正常的病人。他维持着这个姿势许久没有动,眼睛也没有眨一下,直到酸涩得掉眼泪,忍不住了才轻轻眨眼睛。

    眼睛眨了两下,跟着又眨了两下,像是机关被开启了,万事万物终于能动弹,思维也慢慢运转起来,不过依旧迟钝。

    青年慢吞吞坐起来,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新痕覆盖旧痕的胸膛。他呆坐半晌,彻底将被子掀开,底下没有穿衣服。

    起身,双脚落在地板上,又腿软的瘫倒在地,酝酿半晌才勉强爬动起来,在地板上摸到一件外衬,那是滕止青的外衬。

    套在了身上,勉强遮住了些,总算没那么衣不蔽体。

    青年很迟钝,经常是干一件事就要停下来发一会儿呆,好像是在思考下一步要做什么。套上衣服后,他就爬到窗口前,手刚攀上窗口,便有一条色彩斑斓的小蛇突然冒出头,吐着舌头盯梢。

    青年愣了一下,随后习以为常的靠在窗口的竹椅上看月亮。

    他没走,小蛇也没有走。

    这是滕止青放在他周边盯梢的耳目,很多,一旦青年踏出房间就会引来警惕。

    所以他逃不了。

    ..

    簌簌。

    细微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来,像蛇爬过草地,吐着红信子,阴冷而危险。

    杜云生抱着肩膀瑟瑟发抖,手指用力得发白,双眼讷讷盯着那条游了回去的小花蛇。一抹黑影笼罩住他,一条细蛇般的影子覆盖住小花蛇原先的位置。

    一只手握住杜云生的肩膀,握着他的手,牵住握紧。杜云生的目光随之移动,他看见那只握着自己的手,男人的手。

    如玉雕塑而成一般,精致白皙,非常的漂亮。手背白得能看见青色的血管,血管里包裹着奔涌的血液,那血液大概是冷的吧。

    一枚古怪硕大的青铜扳指套在大拇指上,像是嵌入进去一般,既是古怪,又格外契合那极其漂亮的手。

    另外一只手伸了过来,钳住杜云生的下巴迫使他抬头,清脆得像是金石击青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听到男人问:“想什么?”

    有点漫不经心,说明他此时心情还算不错。

    杜云生思忖着,嘴唇却抿得更紧,苍白得毫无血色。

    他的眼睛里倒映着眼前的男人,这是个漂亮得诡异的人。总有那么一些人生得太漂亮,不像真人,于是生出诡谲恐怖之感。

    滕止青就是这种人,容貌过于艳丽漂亮,表情总是淡淡的,不像是个真人。再加上常年居住于乞罗山寨,自小与蛊虫为伴,所以增添了神秘诡谲感。

    滕止青啃咬着杜云生的耳朵和脸颊:“说话。”

    杜云生的眼睫毛微微颤抖,心脏像被揪住一般,他很恐惧,着急着想要说话,嘴巴却像蚌壳一样紧闭,根本不听使唤。

    滕止青咬着他,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杜云生,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他的手灵活深入衣襟中,杜云生睫毛颤抖得很厉害,整个人也开始颤抖,细细的哼哼着,像是被欺负得特别狠,忍不住想哭又要压制住一般。

    “小娃儿睡了,我们再生个小娃儿。”

    闻言,杜云生想起了大着肚子像个怪物的八个月,想起肚子被撕裂般的疼痛,他惊恐不已,开始挣扎,摇头拒绝:“不、不想……不要——”

    “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小孩吗?”滕止青不太明白。“当初你跑了,丢下我,拒绝我,不就是说你想要小孩,我不能给你吗?我给你了,你又不开心。”

    滕止青摇摇头:“你真难伺候,被惯坏了。”

    杜云生颤抖着身体,抓住滕止青的衣角,双眼瞪得很大,他抗拒碰触但又不敢拒绝,只能祈求滕止青能否怜惜一下他。他说自己知道错了,不敢跑了,不敢再丢弃誓言,求滕止青怜惜他,不要小娃儿。

    杜云生害怕滕止青,但除了滕止青的怀里,他却无处可去。

    他瑟瑟发抖的依偎着滕止青,怕得眼泪掉下来:“我不要了,好不好?”

    滕止青:“不要什么?”

    “不要小娃儿,好不好?”

    滕止青轻轻的摸着杜云生的头发,杜云生背脊一阵森寒,轻描淡写的滕止青在他眼里不啻于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

    “你提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但相应的,你得付出点什么。”

    “我明白。”

    杜云生明白,这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被色所迷又曾负心的代价。

    杜云生颤颤巍巍的踮起脚尖,抱住滕止青的肩膀,主动献祭。

    ..

    两年前,乞罗山。

    杜云生抹掉额头上的汗水,回头呵斥:“别把器材放到地上拖,没力气就让人搭把手,扛到肩膀上。阿山,把驱蚊水拿来喷一下。还有,到乞罗寨还要多久?”

    身后同剧组的工作人员有些烦躁,徒步入大山,身上还扛着笨重的器材,还有提防深山里乱窜的毒虫,本就身心俱疲,因此都眼巴巴的望着向导。

    杜云生也想快点到乞罗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被蚊虫叮咬出大片的脓包,所以不断催促阿山询问向导。

    向导走在最前面,听到阿山询问就说:“很快就到了。”

    杜云生不耐烦:“别说虚的,就问还要多久。”

    阿山跑去问,向导回答是还要二十分钟。时间尚在能接受的范围内,杜云生便缓和脸色,把这消息告诉其他人。

    工作人员听到这话,也都打起精神来,心里数着时间,默默赶路,不知不觉也就到了地方。

    乞罗寨位于深山中,没有向导带路根本找不到。

    杜云生打听到乞罗寨还是一位朋友告诉他的,那朋友劝他最好别去,见劝不动才又告诫他,千万别去招惹寨子里的姑娘。

    如果只是想要玩玩的话,这种念头最好打消,想都别想,否则后悔莫及。

    杜云生问他原因。

    那朋友犹豫许久才神秘地说:“那是个用蛊的寨子,但只要你别去招惹那里的人,他们不会给你下蛊。”

    杜云生开玩笑:“如果是他们来招惹我呢?”

    朋友严肃脸色告诫他别开玩笑,如果察觉不对最好赶紧离开,别去碰触那些对自己有好感的人,别把自己的东西留下来。

    杜云生摆摆手,压根不信蛊术,他只是对于深山中的寨子感兴趣,拍出来一定会引起轰动。

    阿山:“杜导,到了!”

    阿山是杜云生的助理,跟了他两年,能力还可以。他飞奔过来告诉杜云生:“我们就住在那栋吊脚楼,那是向导的房子,他租借给我们。租金两个月共两千五。”

    杜云生嗤笑:“他趁火打劫?”

    阿山脸色尴尬:“深山里的房子,这租金确实挺贵,不过房子挺大,两层楼。我看过了,一共六间房,客厅和厨卫都有,也通着电,还算可以。”

    杜云生表情看不出好歹,他只说道:“行了,给他两千五。让他两个月后回来,再带我们出去。”

    阿山:“成!”

    一番折腾,杜云生及其剧组人员就在乞罗寨的最外围住了下来。第一天出现的时候,寨子里不少小孩都围过来看,但是没有说话,就直勾勾的盯着,让人觉得不舒服。

    杜云生从行李箱里拿出包糖果,让阿山带出去分给他们。

    那群小孩不拿,一哄而散。

    杜云生冷笑:“不知好歹。”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