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招惹

第 2 章

作者:木兮娘      字数:3104

    拍摄过程并不顺利,山路崎岖陡峭,带路的人是第一次当向导,表现很不专业。队伍时常跟丢,拍摄的胶卷大都要废掉。

    但这些都不算是大问题,麻烦的是山中毒虫比杜云生想象的还要多上许多。平时出去拍摄时,每个人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可难免会露点皮肤在外面。

    就这样了还是被叮咬得满身是包,带来的药水用得飞快,只能托向导从山下带进来。可一个来回也得两三天,实在麻烦。

    效率低下,困难重重,眼下已经有不少人露出不想干的意思。

    杜云生也烦,好不容易松口把工资涨高一点才让他们留下来,结果碰到助理被毒虫咬伤,一条右腿像得了水肿,而且昏迷不醒只能送到医院里紧急抢救。

    乞罗山里的毒虫毒性之猛,令人料想不到,而今见识到就有许多人打了退堂鼓不想干,连前几天的工资都不想要了。

    几十个人到最后就剩下五六人,还都是曾经签过合同,现在还不起违约金才留下的人。

    杜云生在独栋的吊楼阳台边上抽烟,心烦意躁之下,阿山走了过来。

    “怎么样?”

    杜云生问的是送到医院里急救的助理,他不想真闹出人命来。

    阿山:“已经脱离危险。”

    杜云生‘嗯’了声,望着大山发呆,指间的烟燃烧大半,长长的一柱烟灰还挂着没有掉下来。灰白色的烟雾弥漫,遮挡住杜云生的脸,让他陷于朦胧雾气中。

    他的头发有些湿,显是刚洗了澡,眼下身上还带着水汽。此时正侧着身体,侧脸对着阿山。

    杜云生长相不是顶好看,也不是让人一见惊艳的漂亮,而是越看越舒心的温润长相,如同书香世家走出来的书生,满身都是泼了墨的气质。

    皮肤还算白,但是顶好。

    凑近了看也找不到瑕疵,细腻光滑,微暖,就像是会生烟的暖玉。

    阿山抬眼看了下,接着又慌乱的垂下眼,心跳得有些快,心里颇为叹息,好在他是直男,不然很难不被杜导吸引。要是真被吸引了,遭罪伤心的就是他本人。

    这书生一样的杜导,自有书生的凉薄与风流多情,平时不知道惹过多少女孩子的心。

    隔三差五就见报,却从不为谁定下性子来。

    一柱烟灰截断,掉落在杜云生的脚面上,杜云生在一瞬惊醒,回过神来说道:“人手不够,你带着人……还有向导,让他帮忙翻译,我要在乞罗寨里招人手,待遇从优。”

    阿山猛地抬头:“噢……但、但是之前的向导叮嘱过我们别去招惹乞罗寨里的人,听说他们会用蛊——”

    杜云生打断他的话:“你信?”

    杜云生瞥过来的目光冰凉无比,阿山渐渐不敢说话。

    “不过是山里毒虫太多,那些寨民可能跟毒虫待久了,或是吃了什么能防毒虫的草药,有了抵抗力,可以跟毒虫和平相处才被误认为懂驱虫术法。”杜云生摆摆手:“骗人的把戏而已,他们寨子里除了平时的草药营生就没有其他途径进账。我是在给他们提供工作岗位。”

    阿山连忙点头:“好。那……工资怎么算?”

    杜云生垂眸:“对照之前的工作人员的工资,砍半。”

    阿山:“好。”

    阿山没觉得杜云生苛刻,那工资砍半了,对山里的人来说仍旧是笔巨款。最重要的是之前的工作人员都是专业人士,无论是扛着器材还是拍摄,或是作为演员都非常专业。

    现在请来的乞罗寨民不仅是非专业出身,还可能损坏器材,尤其拍摄不好的话还会拖累拍摄进度。

    如果不是太需要人手,以及时间紧迫,杜云生宁愿再招聘一批专业人士也不想聘请不懂的人来当工作人员。

    阿山很快就照办,给了向导一笔钱,总算让他同意着急寨民并帮助翻译。

    寨民在空地上无动于衷的看着台子上的阿山和向导,他们面无表情,好像是听不懂一般。

    阿山以为他们听不懂,暗中焦急,又让向导再解释一般。

    向导用苗语解释了一遍,但跟阿山以为的不同,他用了敬语,连话语中的很多措辞都再三斟酌才说出来。最后向导还说,如果寨民不满意就当是看了场笑话,不用管。

    当然向导的话,阿山他们听不懂。

    杜云生也听不懂,可他本能觉得向导的表情不太对。

    他是导演,本来就会习惯性注意人面部上的细微表情,即使向导掩饰得很好,杜云生还是看到了向导眼里的恐惧和尊敬。

    连脸上的褶子都好似恐惧得僵硬了一般,语气也莫名带着敬畏。

    杜云生皱眉,猜测向导或许是被蛊术的说法蒙骗了,那想法可能根深蒂固了吧。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便主动站上台把意思重复了一遍,只是话说得极其漂亮。紧接着又警告向导:“把我的话从头到尾重复一遍,别以为我听不懂你说的话就猜不到意思。我会录音,回头让人翻译,但凡有一句不对,你拿不到工资。”

    向导无法,只好重复了杜云生的话,不过前面强调是杜云生的意思,是他所说出来的话。

    杜云生皮囊好看,书生气质重,话术又很漂亮,他站上台倒是吸引不少目光。

    乞罗寨的男女向来对好看的人多几分尊重和喜爱,眼下人群中就有几个苗女对杜云生露出些许好感。只是没等她们的好感变为喜爱,人群就有了些涌动。

    杜云生注意到情况便看了过去,只先听到清脆的铃铛声,并不急促,一下又一下的,很有节奏感。接着就是逐渐分开的人群,如浪潮忽然从中劈裂成两半,铃铛的声音自浪潮中央越来越近。

    杜云生先注意到的是头发,乌黑发亮的头发,整齐而长直,柔顺的垂下来,额前和颊边的头发被梳在了耳朵后边,用漂亮的银饰固定住。

    耳朵后边两绺头发垂在胸前,发尾末端各自以银饰绑住,银饰还有两条细细的银链子,链子末端连接着两粒银铃铛。

    想来铃铛声就是从这儿发出来的。

    接着就是浅紫色的苗族青年服饰,服饰上绣着特殊复杂的图案。杜云生的目光沿着那绺黑发慢慢看上去,先是玉白的脖子,然后就是精致的下巴、红唇,挺直的鼻子和狭长黝黑的眼睛。

    那是个只能用‘漂亮’两个字来形容的青年,过分的漂亮而显出几分诡谲和妖魅。但他的表情又很淡漠,像日光上笼罩在山头上的云雾,冷漠淡然,只萦绕着青翠山头,不过一会儿就消失了。

    漂亮、神秘但很危险,像乞罗寨昼伏夜出、防不胜防的毒虫。

    色彩斑斓,带毒。

    杜云生见到滕止青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此,但他本性风流多情,见青年漂亮,脑子里到后来就剩下青年漂亮的脸,那些对于危险的警惕和防备被抛之脑后,转瞬就消失不见。

    他没有注意到原本冷漠的寨民因滕止青的出现而低眉顺眼,露出来的恭敬表情,更没有发现向导刹那间苍白得冒冷汗的模样。

    杜云生跑下高台,问滕止青的名字,又问他是不是要来应聘,如果是的话,他正好缺个福利很好的助理的位置。

    滕止青直勾勾的望着他,脸上没有表情。

    杜云生猛然意识到滕止青可能听不懂汉话,赶紧就喊向导来翻译。

    向导吓得腿软,连喊几声也没回应。

    杜云生恼怒,不由大喝一声。

    滕止青开口:“我听得懂汉话。”

    那声音像金石敲击着青铜,杜云生觉得是他所听过的最好听的嗓音,就是娱乐圈里素有天籁之音的天王、天后的嗓音也及不上。

    杜云生眉眼一喜,态度热烈而不殷勤,恰到好处,不叫人讨厌。

    “我想招聘你当我的助理,待遇和福利都是最好的。你愿不愿意?对了,我叫杜云生,你呢?”

    “滕止青。”

    “滕止青……”

    杜云生念叨着,把这名字放在舌尖上反复揉搓着,那语调莫名的缠绵,好像亲吻了无数遍一般,他扬起笑容。

    一笑起来竟十分的干净,像个不惹尘埃的少年。

    妖异艳丽的青年见状,冷淡的眼睛里忽然起了微弱的波澜,本是要驱逐的念头突然改变,不仅答应下来,还说了自己的汉名。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