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招惹

第 6 章

作者:木兮娘      字数:3743

    第一个工作人员发疯,在谷中疯跑疯叫,嘴里喊着‘地震了——’的话。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最后所有人都产生幻觉,看到平生最恐惧的事情,在蝴蝶谷中奔跑乱叫或瑟缩发抖。

    杜云生先察觉到异样,眼前飘过闪光的磷粉,立刻屏住呼吸,但还是晚了一步。蝴蝶的粉末已经渗入他的血液中,致使他产生眩晕感。

    因为察觉到古怪,所以潜意识认为蝴蝶谷是个危险的地方,所以杜云生的恐惧也跟蝴蝶谷有关。

    他在眩晕过后,发现蝴蝶谷只剩下他一个人,而原本美丽的蝴蝶谷也变成了一个诡异恐怖的地方。碗口大的蝴蝶膨胀了一倍,触角如透明的吸管,仿佛插入脖颈中就能探入血管里吸血。

    杜云生转身逃跑,脚步踉跄,以为自己跑了很远一段距离,实际上还在原地打转。

    意识中,杜云生拔下一朵野花随手扔到路边,头也不回地奔跑,滕止青的身影忽然就出现在前面,有些模糊,像蒙了一层雾气。

    杜云生来不及多想,加快脚步跑到滕止青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拽着就跑:“快跑。”

    拽住滕止青之后,杜云生反而不再被困在原地,选择一条路之后就开始奔跑,朝着远离瀑布、更加深入谷底的方向跑。

    沉于噩梦中的人有个特点,就是孤独。

    无论噩梦里面临怎么样害怕、恐惧的场景,潜意识里只有一个人,孤单一个人面临惊惧,所以恐惧加倍。如果噩梦中还会出现另一个人,要么爱之入骨,要么恨得切齿。

    杜云生在噩梦中仍然记得他,拉着他逃跑,试图保护他,是对他……爱得入骨?

    滕止青很惊讶。

    他知道杜云生喜欢他,但是他以为是惑于皮相,因为他们认识的时间很短,而杜云生在见他第一面时就露出惊艳的目光。

    那是见猎心喜、见色心动的表现,所以滕止青没有感觉。

    杜云生缠着他殷勤示好,滕止青心里只觉得麻烦,倒是谈不上讨厌。他是个性格很冷漠的人,杜云生还做不到让他讨厌的地步。

    只是现在却让他知道,原来之前所有以为的浅薄的喜欢是偏见。原来杜云生对他的喜欢并不浅薄、也不是因色而起,他是触及心脏的深爱。

    滕止青拽了一下手腕,引起杜云生的注意,他当即回头劝道:“阿青别闹,那些蝴蝶很危险,它们应该会吸血吃肉。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碰你,但现在情况特殊,你先将就,等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

    滕止青:“你喜欢我?”

    杜云生诧异:“当然!”

    滕止青:“一见钟情?”

    杜云生:“是!我只对你一见钟情,以前从来没有过,以后也不会有人像你这样,让我一见就动情。”

    滕止青:“你不熟悉我。”

    杜云生拉着他气喘吁吁的跑,反观滕止青悠闲悠哉好似在散步。这对比,要真出事了也轮不到杜云生来救。

    突然眼尖的注意到左前方有大片藤蔓颇为古怪,杜云生拉着滕止青跑过去,拨开藤蔓,见到后面可两人通过的洞穴便欣喜非常。

    “我们快进去躲起来。”

    滕止青看向那洞穴,眸中幽光闪过。

    竟然被他找到这里来了。

    杜云生边走边说道:“我不熟悉你又怎么样呢?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会喜欢呀。我喜欢的人就是你,所以你怎么样又如何呢?”

    滕止青:“你对我没有过期待吗?如果我不符合你的期待呢?”

    杜云生回头笑眯眯地说道:“所以我明明说过很多遍了,不管你什么样子都是你,而我就是喜欢你。毫无理由,毫无原则,我就是喜欢你呀。”

    滕止青定定地望着杜云生,心念一动,忽然低低的笑了。

    他抬起右手,覆盖到左胸口,那是他偏于常人的心脏所在处。掌心贴在心脏口,他可以感觉到那个冰冻了二十几年的心脏在缓慢的跳动,血液正常工作,流进心脏,似乎也被传染了一点温热,手脚都有些暖了起来。

    滕止青看着懵懂不知的杜云生,心想着,他应该是心动了。

    杜云生的情话和赤诚的爱意打动了滕止青,而他并不抗拒。

    乞罗寨的儿女向来敢爱敢恨,从不逃避。

    杜云生痴痴看着滕止青的笑容,“你笑起来更好看了。”

    滕止青收起笑容,瞥了眼杜云生,轻巧地挣脱他的手,改而主动握住,把他带进洞穴深处。洞穴越深入就越暗,暗到杜云生什么都看不见。

    杜云生很担心:“要不我们退回去?”

    滕止青:“你不怕蝴蝶追过来?”

    怕。杜云生又问:“那些蝴蝶是什么?”

    滕止青:“蛊。”

    杜云生:“哈?”

    滕止青加快步伐:“跟上。”

    杜云生不得不大跨步跟上滕止青,到后来还小跑上了,如此也就忘了追问蝴蝶的事情。在黑暗中走了一段时间,忽然有光亮破开黑暗,杜云生下意识挡住眼睛。

    过了会儿,适应了光亮,杜云生放下手,打量四周围,发现左前方有个半米高的洞,光亮正从洞外面透进来,偶尔还有水花溅进来。

    他走过去,发现洞的外面竟然是一小丛瀑布,水汽进来很是凉爽。

    回头观望,滕止青将他带到了一个石室里,墙壁上嵌着圆形的石头壁灯,壁灯上放着十厘米长的虫子,虫子是透明的,在发光。

    墙壁上类似的壁灯十来只,杜云生以为是电灯,只是造型古怪。

    “这洞穴里竟然通了电?”

    杜云生很惊讶,他发现石室中有灯、书和石床以及衣被等物。

    滕止青靠坐在石床旁边,拿出一本书翻开来,从里头找到一片绿色草叶,形状像薄荷,但是依旧翠绿无比,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法保养。

    “杜云生,过来。”

    “啊?”

    杜云生回头,看向滕止青,脸颊顿时有些红了。

    滕止青的衣襟是盘扣,扣子扣到脖子那儿,但是袖口很宽,单手拿着书本的手,袖口滑落,露出一截肌肤的手臂莫名产生旖旎之色。

    有些人太好看,全身如白璧无瑕,便有一颦一笑皆倾城的说法,但只露出一截手臂就让人呼吸急促,更何况杜云生还对滕止青有情。

    滕止青抬眸,蹙眉:“还不过来?”

    杜云生:“哦哦,好。”

    他走到滕止青的面前,听从吩咐,弯下腰来,滕止青将那片绿叶递到他唇瓣说:“吞下去。”

    杜云生愣了下,看那片绿叶应该不带毒,吃了最多就闹个肚子,滕止青也不可能害他。所以杜云生张开嘴,还未动作,那片绿叶便被吸进嘴里,冰冰凉凉,像块冰片,带着芳草清香。

    “还有吗?”

    滕止青:“多吃无益。”

    杜云生笑嘻嘻的坐在他旁边,靠得挺近:“这里是哪?”

    滕止青似笑非笑地睨着他:“我炼蛊的地方。”

    杜云生:“又开玩笑?”

    滕止青:“我看书,你随意,但是有些东西别乱碰。”

    杜云生:“好吧,你看书,我看你就行。”

    说完,他当真趴着看滕止青,看了很久,不自觉困了就迷迷糊糊要睡着,陡然醒过来惊问:“其他人呢?”

    滕止青:“他们没事,大概睡一觉就好。”

    “哦……”

    杜云生打着哈欠睡着了,就靠在滕止青的肩膀上。

    滕止青没有动。

    杜云生醒过来的时候,滕止青不在石室中,于是他起身伸着懒腰在石室中随意走走看看,最后停在书架旁边。书架上堆了很多书,书的旁边还有个小盆栽,盆栽没有绿叶,只有红色的果子。

    红豆一般大小,红得滴血,倒是显出诡异的艳丽美感。

    杜云生自然不可能傻到去摘下来吃,但他产生了好奇心,伸出手指去触碰那红色的果子。果子冰凉丝滑,更像红宝石。

    “真古怪。”

    杜云生眯着眼睛,更打定主意要拍摄大山中很多古怪的植物。

    他收回手,转头,没有注意到被触摸的植物陡然从中间裂成两半,仿佛受到惊吓一般,果子砸落,发出轻响。杜云生回头,植物裂口处喷出红色烟雾,一个不慎就吸进肺腑中,当下剧烈的咳嗽。

    杜云生扶着书架,头昏脑涨,像喝高了一般手脚发软不受控制,脸颊酡红,眼神迷离,走了几步便跌倒在地。浑身燥热,凭着本能朝瀑布的方向爬去,手脚并用。

    滕止青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一幕,背对着他的杜云生,艰难爬起来走个两三步又倒下去,手脚并用的向前爬着,爬一会儿便受不住的喘息。

    衣衫凌乱,t恤卷到了腰腹上,露出劲瘦的腰。他还穿了条低腰裤,屈膝爬向冰凉气息来源的瀑布,臀部高高翘起,正对着滕止青。

    滕止青眼眸瞬间暗下去,深处幽蓝色的图纹在一瞬间裂开,占据整个瞳孔,变得瑰丽鬼魅。他无声无息的靠近,来到杜云生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欣赏美景。

    “杜云生,你碰了什么?”

    杜云生抬头,汗水浸湿了他的额发,他努力直起腰来,跪坐着,额头靠着滕止青,难受的呜咽着:“我热……阿青,我好热。”

    滕止青的食指贴在杜云生的脸颊上,眼睛里的幽蓝图纹明明灭灭。

    杜云生像只妖精,软着骨头攀在滕止青的身上爬起来,抓住他的手往脸上贴。滕止青的皮肤像玉石,冰凉舒服,缓解了此时的炽热。

    滕止青的手抚着杜云生的脖子,杜云生期期艾艾的望着他:“阿青……”

    铃。铃。

    铃铛声响,滕止青掐住杜云生的肩膀,另一只手握住他的腰,轻声说道:“杜云生,你敢负我,我就杀了你。”

    杜云生凑上去,胡乱亲着滕止青的嘴唇:“不负你……不会负你……阿青、呜——阿青呀,我难受。”

    滕止青一把将杜云生抱起,朝石床走去。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