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招惹

第 9 章

作者:木兮娘      字数:3393

    将四个月的行程压缩到两个月,杜云生像陀螺似的忙得团团转,脚不沾地东奔西跑,好不容易将所有事情都忙完,再将剪辑好的视频送去参赛。

    接下来到奖项公布出来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杜云生就有三个月的清闲时间,于是他谢绝以往狐朋狗友的邀请,再次独身一人回到乞罗山寨。

    偷偷闯进滕止青的吊脚小楼里,寻找到他的背影就快速奔跑过去,一把跳起来就想扑到他身上吓他一跳。

    结果滕止青转身就将他接了满怀。

    杜云生惊了一下,抬头就看见滕止青的眉眼,两个月没见,他发现相思竟前所未有的浓烈。他甚至觉得滕止青的眉眼里装满了山月,山岚的缥缈和月色的风华。

    “阿青……”杜云生紧紧抱着滕止青:“我好想你。”

    滕止青眼里慢慢盈满笑意,将挂在自己身上的杜云生整个抱起来:“跑那么快,担心摔倒。”

    “嗯?”杜云生略狐疑:“你知道我要来了?”

    滕止青:“我看到你。”

    杜云生:“看得到吗?”

    滕止青便将他抱到刚才站着的地方,让他转头看一看。

    杜云生转头,还真叫他发现此处地势非常高,站在这一处眺望就能看见乞罗寨的门口。杜云生眼珠子一转,像揪住了爱人的小辫子一般,得意洋洋的询问:“你是不是天天站在这里看着我、等着我?”

    滕止青瞥他一眼,轻飘飘说道:“你想多了。”

    杜云生软软的问:“那你怎么知道我来了?你怎么站在这儿看寨口?”

    滕止青:“前两天,你在手机里说过。”

    “哈?有吗?”杜云生很惊讶,他明明记得要保密,怎么还说漏了?

    哪一次说漏了?是在昏昏欲睡的时候还是被逗弄得失神的时候脱口而出了?

    “唔……好吧好吧,下次再给你个惊喜!”

    滕止青把他抱回去:“嗯,下次再说。”下次要记得假装不知道才行。

    杜云生缠着滕止青不让他走,连疲惫得打哈欠的时候也要滕止青等他睡着了才能走。滕止青也就随他,陪在他身侧,直到杜云生睡着。

    滕止青凝望着杜云生的睡颜,手指轻抚着他的脸颊,撩起一缕头发,确定长了点。杜云生听他的话,没有剪头发。

    目光落在杜云生手腕上的银饰,食指放在银铃铛的上面,不过一会便有一只幽蓝色蝴蝶飞出来,在半空中绕了两圈后,钻进指尖。

    滕止青捻了捻指尖,躺上床并将杜云生揽在怀里,闭上眼睛,呼吸着怀里人的气息。阔别两个月,他并非不想念。

    过去清心寡欲的人,现在倒是有了牵挂。

    ..

    杜云生的头发已经留了七个月,长到背部,平常都交给滕止青去打理。只是有时候要离开乞罗寨忙活他的工作,一离开就是两三个月,平时就得自己打理头发。

    如果遇到条件差的时候,头发就变得乱糟糟,而且分叉枯黄。

    再回到乞罗寨时,杜云生就顶着这么一顶发质很差的头发回到滕止青的面前,而滕止青总会不厌其烦的将他的头发保养回来。

    期间,杜云生提过几次希望滕止青搬出乞罗山,到他家里去住。但滕止青每次都只是静静的凝望他,然后淡声拒绝。

    起初,杜云生感到遗憾,但也没觉得什么。热恋期的人拥有最赤诚的热情,分居两地,来回赶行程也浇不灭他的热情。

    但滕止青拒绝的次数多了,杜云生就开始怀疑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否则为什么不愿意离开乞罗寨?

    滕止青稍稍解释了些,杜云生接受那解释,后来就没有再提过,反正在外面忙得很累的时候再回到与世隔绝的乞罗寨,就当做是修养身心。

    而他近一年来的身体健康确实好了很多,说明深山疗养还是很有用的。

    眨眼间,又是四五个月过去,杜云生结束一个庆功会后离开,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夜晚十一点钟。平常他会在九点钟的时候给滕止青拨打电话,一般聊到十点或十点半就依依不舍的挂断。

    现在晚了两个小时没打电话过去,不知道阿青会不会担心?

    杜云生如此想着,便拿起电话,点开通讯录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退出去查看通讯记录,果然没有看到滕止青打过来的电话。

    再往下翻找,一年多以来的通讯记录竟然都是他在主动,而滕止青完全没有主动。

    仔细想来,好像这段关系一直都是他在主动。

    借着酒劲,杜云生好好的将一年多以来同滕止青交往的过程好好捋了一遍,主动,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他在主动。

    主动告白,主动要求在一起,主动放弃平时的休假时间往乞罗山跑,连平时的联系和电话都是他在主动。

    杜云生何曾这么主动过?

    滕止青在他心中是不一样的,但这不一样会随着时间和彼此的深入而变味。

    杜云生本以为感觉没那么快变,但近来他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好像是觉得……累了。

    莫名有些疲倦,以前有无限的精力面对滕止青,有时候总要聊到深夜。而现在每天的例行电话大多数沉默,而且杜云生很忙,数次都是打过招呼后就匆匆挂断或是任凭通话继续但不说话。

    对此,滕止青没有提过半句不满。

    他好像没什么很大的情绪起伏,仿佛接不接受都无所谓。

    杜云生按着太阳穴,颇为疲倦的想着这些,眼角余光瞥着手机屏幕,想了想还是按掉手机。屏幕光源暗了下来,而他得以休息。

    现在时间挺晚,阿青的作息很健康,他应该睡了。

    阿青不会在乎,说不定我打电话过去反而吵醒他。

    没有关系的吧,大家都很累了,那就不打扰阿青。

    杜云生在心里慢慢说服自己,然后启程回家,倒在床上蒙头就睡。

    乞罗寨深处的吊脚楼。

    滕止青睁开眼,眼里是一片诡秘的幽蓝色。他神色不定,过了半晌,眼里的幽蓝色褪去,低头看着握在手心里的手机。

    手机没有响。

    他等了两个小时,手机没有响。

    ..

    第二天,杜云生酒醒,头痛得不行。穿上拖鞋踢踢踏踏进盥洗室梳洗,结束后出来倒杯清水,蒙圈半晌后拿起手机打开。

    陡然拍了下脑袋,连忙点开通讯记录,果然昨晚上没给滕止青电话。

    杜云生赶紧给滕止青打电话,铃声响了两秒就立刻被接通。

    手机另一头是清冷的回复:“云生。”

    “呃、唔……阿青,那什么,我昨天参加庆功宴喝醉,时间太晚怕吵醒你就没给你电话。”

    良久,滕止青回复:“好,我知道了。”

    杜云生挠着脸颊:“嗯嗯,你知道就好。我今天还得去收个尾,过两天就能去乞罗寨找你。”

    滕止青:“好,我等你。”

    “我爱你,阿青。”

    ……

    “嗯。”

    良久,滕止青轻声的回应。

    挂断电话后,杜云生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得心里有点点愧疚。明明也没做对不起滕止青的事情,怎么就愧疚了?

    甩甩头,杜云生把这可笑的想法甩到脑后,换了身衣服就驱车到片场处理后续工作。

    忙活到傍晚,杜云生跟好友就近找了个大排档就餐。

    好友问他:“我听说你在乞罗寨招惹了个当地住民?”

    杜云生:“什么招惹?我们是正经交往。”

    好友皱眉:“认真的?”

    杜云生:“嗯。”

    好友叹了口气,闷声灌下一大瓶啤酒,斟酌半晌才告诉他:“你最近不太正常,太认真了。你性子好玩,喜新厌旧,喜欢挑战和面对新事物,那能激发你的灵感……这些你还曾亲口跟我说过。你以前也交往过超一年的人,但是没有一个像现在这个,不仅让你交往超过一年时间,还屡屡打破你的习惯。”

    停顿片刻,好友又说道:“不正常……以前别说异地恋,就是天天黏在一块儿你都没兴趣了。更何况是每次分开那么久,你应该早就腻了。再说了,一个封闭的深山寨子里能有什么特别优秀的人吸引你?你现在这样……真的不正常。”

    杜云生皱眉,有些不悦:“阿青他很好,很优秀。我很爱他,我对他……”永远不会腻吗?他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说道:“我现在没有厌腻感,我能感觉到自己现在还喜欢阿青。如果未来要结婚,我唯一能想到的对象只有阿青。”

    好友脸色严肃,紧紧盯着杜云生:“我以前就告诫过你,小心乞罗寨,别去招惹乞罗寨的人。你不知道他们会蛊术吗?!我看你现在就是中了情蛊!!”

    杜云生只觉啼笑皆非,将好友的话当成醉酒之语。

    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难道他的心还会作假?

    杜云生没有把好友的话当真,在忙完所有事情后,拖着疲惫的身体踏上乞罗山,那儿有他的心上人。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