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招惹

第 11 章

作者:木兮娘      字数:3020

    杜云生从学长的车上下来,同学长道别。

    学长下车追上来,喊住他:“云生,你明天有没有空?”

    杜云生站在路灯下,侧身看过来,眼尾撩起来,似笑非笑的乜着学长,他左手指间还捏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若隐若现的红点处涌出丝滑的一缕烟雾,那一缕烟缓缓上升,缭绕在杜云生白皙的脖子、脸颊旁。

    学长看见这一幕,眼神暗下来,喉咙不自觉吞咽着口水。他着迷一般地向前走了一步,忽然就产生强烈的渴望,疯狂的想要拥有眼前这个男人,想让他成为自己的人。

    “学长,我是不是没告诉你,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轰然如雷鸣巨响,震得学长向前的脚步停下,他猛地注意到杜云生的眼里只有戏谑和嘲弄,从始至终,冷静从容。

    学长苦笑:“但我听过你跟你现任恋人的电话,他是男人。”

    杜云生抽了口烟,缓缓吐出来,不经意般的说道:“哦,他是例外。”

    学长很嫉妒:“为什么不是我?”

    杜云生有些好笑的掀唇:“学长,例外的意思只有独一无二。如果不是唯一的一个,那就不叫例外。”

    他转过身,背着学长挥挥手,那动作在他做起来格外潇洒。

    “再见,学长。”

    他根本不会去回应学长的感情,更加不会在意学长是否难过。

    杜云生本来就是个风流多情的人,不知撩拨多少颗心,自然不可能一一回应,往往是快刀斩乱麻。

    眼见着公寓的大门就在眼前,杜云生便在最靠近公寓的路灯下把烟熄灭,然后扔进垃圾桶。踱步到公寓门口,走过一个花园,眼角余光瞥见有个身影在靠近,他没在意,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云生。”

    杜云生顿住脚步,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他回头,不敢置信的看见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滕止青。

    滕止青穿着普通的长裤衬衫,依旧是梳起来的长发,全部挽在脑后,用银饰和发簪固定住。本该是不伦不类的装扮,但他有着一张过分漂亮的面孔,所以就算是再普通的装扮也有万种风情。

    “阿青?你怎么来了?”杜云生很惊讶。

    滕止青垂眸,轻声说道:“你没回乞罗寨,我想你,就来找你。”

    杜云生快步走过去,握住滕止青冰凉的手,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说:“你应该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接你才对。”

    滕止青:“你以前会给我电话,我想干脆自己来找你。”

    杜云生愣了一下,想起以前似乎的确如此,只后来有些忙,又有些力不从心,想着滕止青大概也不是很期待便渐渐没有电话过去。

    他有些心虚,于是转移话题:“等多久了?”

    滕止青:“三个小时。”

    杜云生牵着他刷开公寓大门,然后走电梯:“对不起,阿青。我保证以后都准时给你电话。”

    滕止青直勾勾的盯着杜云生,半晌后摇头说道:“如果你忙就算了,一旦承诺就会是另一种情况,做不到就是不守信用。”

    打个电话而已,杜云生没扯到信用和诺言上面去,他就是觉得他的阿青可能有点生气了。于是赶紧抱着他的腰,依偎进他的怀里撒着娇:“我真的是最近太忙,很多行程全部挤在一块,投资人突然撤资,每天不停的跑饭局,有时候回来连澡都没法儿洗,倒头就睡。”

    “阿青,我很想你。你能来找我,我很高兴。”

    杜云生见到滕止青的那一瞬间确实很高兴,那种兴奋的感觉就像是期待已久的、日日精心照料的花终于在他面前绽放,那姿态美不可胜收。

    “阿青,你下山来找我,是不是想我?你是第一次下山吗?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被欺负?有没有人盯着你看?”

    滕止青拥抱着杜云生,任他缠着自己,眼里全是嬉笑自如的他。脑海中却又是刚才在路灯下的杜云生,那个抽着烟,似笑非笑冷眼拒绝追求者的杜云生,有着让人着迷的魔力。

    原来有那么多人在觊觎他的云生。

    滕止青抱着杜云生,不自觉拥得更紧。

    杜云生开了门进屋,脱掉鞋之后就拽着滕止青进浴室。期间不知谁先起的头,灼热热烈的星火在空气中点燃,两人已经缠拥在一起,唇舌紧密不分。

    许是花了许多心思去追求的花终于为自己绽放,杜云生便格外激动和主动。同时,滕止青也因旁人的刺激而多了平时很少有的激烈。

    他在过程中以强硬的姿态掌控全程,将杜云生镇压在身下,让他软成一滩水。

    淋浴头哗啦啦的开着水,半透明的磨砂玻璃门隐约可看见两道肉-色的身影以及盖不住的声响。

    许久过后,酣战已休。

    杜云生趴在床上,腰间盖着一条薄毯,滕止青梳拢着他半干的头发。

    此刻,温情脉脉。

    滕止青亲吻着杜云生圆润的肩头,随意的说道:“刚才我看见有个男人送你回来,他对你有企图。”

    杜云生翻身,拥抱滕止青:“我拒绝了。”

    滕止青:“我知道,我听到了。你说我是例外。”

    杜云生轻笑,闭着眼睛亲吻滕止青的胸膛:“对,你是永远的例外。”

    他没抬头,没有看见滕止青无动于衷的表情。所以杜云生不知道滕止青在想什么,滕止青在想,原来他是例外。

    可例外是超出规则之外的意外,打破规律,但规律总有一天会回归正常的轨道。

    到那时,你要怎么处理例外?

    杜云生睡着了。

    滕止青紧紧拥抱着他,也睡着了。

    ..

    滕止青就在杜云生的公寓里住下来,他每天还是待在公寓里,不怎么出门。

    杜云生每天都要出去,他要工作,有应酬,每天要应对形形色色的人。那些人里面有非常优秀的、出色的、漂亮的类别,而他们或许都对杜云生动过心思。

    杜云生有时候知道便直截了当的拒绝,有时候遇到一两个看着挺可爱的追求者便放任了。但他有分寸,没有玩得过分,始终跟那些追求者保持一份距离。

    没有出轨,没有暧昧,杜云生就觉得自己没有背叛滕止青。

    他只不过是觉得有那么一两个追求者挺可爱罢了。

    杜云生曾提过要带滕止青去见他朋友,但早就见过杜云生朋友的滕止青拒绝了。他并不喜欢那群热衷于各种玩乐的人,如果去了只会让双方都尴尬,所以干脆不去。

    久而久之,杜云生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他家里藏着个冷美人。

    性格清高孤傲,俗人靠近不了。

    一开始,因杜云生已有家室,没多少人敢再抛媚眼。到后来,他们发现杜云生还是在外头玩,虽然不是跟人玩出轨,但那份坦荡荡的态度倒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再加上杜导在娱乐圈里水涨船高,而这圈子又是个著名的声色名利场所。所以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前仆后继,手段百出扑到杜云生面前。

    杜云生自然一个也不接受,他虽风流却也不会身边有人还要越轨脚踩两只船。

    只是,他回公寓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滕止青在杜云生的公寓里住了三个月,安静的看着杜云生的变化,从热情到不再那么在乎,从不在乎到冷淡。他站在阳光,阳台养了许多花,全是他来之后养起来的。

    一朵紫色花朵在晚风中摇曳轻舞,滕止青轻抚着花朵,然后折下来,碾碎了花瓣。

    他时刻在看着杜云生,无论他跑到哪里。

    所以滕止青知道杜云生最近对一个女生颇为上心,那是他新认的徒弟。杜云生对那女孩好得出奇,现在刚从她家里出来。

    滕止青当然知道他们没有发生关系,只是深更半夜,明知道家里还有他在等着,云生为什么要待在那女孩的房间里?他明知道那女孩的心思,可是故意放纵了。

    为什么?

    不是很爱他的吗?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拒绝?

    滕止青不明白,他在等待杜云生回来。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