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咸鱼王妃要翻身

第112章雪落的声音

作者:沐雪若非      字数:3555

    一顿饭,离久久吃的满嘴流油。她顺手拿出之前无事的时候绣完的那个手帕擦了擦嘴。

    云楚晗一眼看到那个手帕上绣的竹叶。

    “这手帕挺别致。本王能看看吗?”云楚晗问。

    离久久心想,吃人嘴短,看就看吧。然后,她就把手帕递给了云楚晗。

    云楚晗接过手帕,仔细看了看上面绣的竹叶,问:“这手帕你哪来的?”

    “我自己绣的啊?”离久久说道,心想,他不会想要吧。

    云楚晗从怀中掏出自己之前在街上买的那个手帕,两个放在一起,发现相同的不仅仅是图案,那些一模一样的针脚足以说明它们出自同一人之手。

    离久久惊讶的看着云楚晗手里那个有点旧的手帕。她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绣的。

    云楚晗笑了:“看来,本王与王妃,注定是要在一起的。”

    离久久一听,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嫌恶。她站起来,一把夺过自己的手帕。

    二话不说,离久久就往外走。

    云楚晗突然觉得她生气的样子特别可爱,忍不住追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

    离久久一下子慌了。

    见此情形,谷雨和其他丫鬟急忙退了出去。

    碧箩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应该帮谁。她回头一看,其他丫鬟都走了,便赶紧脚底抹油,开溜了。

    离久久使劲儿掰云楚晗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她急了,抬起胳膊肘子用力向后顶了过去。

    接着,一声惨叫,云楚晗松开了手。

    离久久拔腿就跑。她突然想起了,云楚晗受过伤,也不知道伤口怎么样了。刚刚那一下不会打在伤口上了吧?

    想到这里,离久久回头看去,云楚晗坐在地上,捂住心口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见此情形,离久久只好停下脚步。她走过去,问:“你没事吧?”

    云楚晗没有说话,脸色有点白。

    离久久担心他真的出什么事了,那自己罪名可就大了。

    “我看看!”

    说完,离久久蹲下,拽过云楚晗的领口,使劲儿吧啦着去看伤口。

    一道伤口,触目惊心。虽然已经愈合了,但是红红的一片。

    离久久知道,他可能是疤痕体质,刚刚自己那一下确实用力太猛了。而且,虽然外面的刀口好了,里面还有内伤,未必好的那么快。而且,云楚晗也不像是装的。

    离久久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吃了人家的佛跳墙,毕竟确实名义上就是夫妻,但是他毕竟是个伤员。

    “对不起啦。我扶你起来吧。”离久久说。

    可是云楚晗太沉了,离久久觉得扶起来好吃力。一抬头,居然一个丫鬟也没有,都跑了。

    “大哥,你帮帮忙,腿没受伤吧?”离久久忍不住说。

    云楚晗笑了笑,说:“没受伤。”

    就这样,离久久把云楚晗扶了起来,走到桌子旁坐下。

    “要不要请太医?”离久久问。

    云楚晗摇了摇头,说:“无妨。”

    “那……我喊丫鬟过来伺候你吧。我先走了。”离久久说完,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云楚晗低沉,带着一丝忧伤的声音:“时间还早,你就不能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吗?”

    离久久的步伐慢了下来,然后停住了。她注意到了,刚刚云楚晗没有自称“本王”,而是说“我”。

    看到离久久听了下来,云楚晗苦笑一声:“就当是,寻常人家坐在一起说说话。”

    离久久犹豫了一下,折了回去。

    毕竟,他找了自己那么久也没有放弃。

    离久久搬了个凳子,过来坐下。

    “你想说什么?说吧。”离久久皮笑肉不笑的说。

    “你听。外面下雪了。”云楚晗说完,看向窗户。

    离久久皱了皱眉头:“真的假的?又不是暴风雨,还能听出来?今天白天天气挺好啊。我才不信你的话!”

    云楚晗笑了笑,说:“如果外面真的下雪了呢?”

    离久久想了想,说:“你要跟我打赌?”

    不管怎么想,离久久都不觉得今晚会下雪。因为,今天白天天气很好,阳光普照,万里无云。

    “你敢吗?”云楚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离久久觉得闲着也是闲着,自己又不会输,干脆一拍桌子,说:“好啊!赌什么?”

    云楚晗想了想说:“赢得人可以向对方提一个要求,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我去打开窗户,外面一定漫天繁星!”说完,离久久蹦蹦跳跳的去开窗户。

    云楚晗,你输定了。我要提个什么要求呢?我得好好想想,不能太草率了。离久久心想。

    打开窗户,一股寒意迎面而来,有什么东西落在了离久久脸上。

    离久久赶紧用手去擦,却觉得湿漉漉的。抬头一看,雪花慢慢悠悠的从如墨一般的夜色中飘落。

    离久久目瞪口呆。她回头看着云楚晗,惊讶的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我记得,没人开窗户。”

    云楚晗笑了笑,表情从未有过的温柔:“因为,我听见了落雪的声音。”

    此刻,只有二人。

    离久久看着云楚晗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和他此刻温柔的声音,还有外面飘着雪的浪漫。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猛的戳了一下。

    不过,下一刻,一朵雪花飘进了她的衣领。

    “好凉!”离久久赶紧用手擦了擦,然后没好气的关上了窗户。

    云楚晗看着离久久噘着嘴走过来,坐了下来。

    “你不喜欢雪。”云楚晗扭过头,看着已经关起来的窗户。

    “我喜欢看着雪花飘飘洒洒的样子。就是别掉进脖子里,不喜欢突然冰冰凉凉又湿哒哒的那种感觉。我也喜欢那种鹅毛一般的大雪,沸沸扬扬的,漫天都是雪的那种。”离久久说着说着,刚刚生气的样子不见了,她忍不住露出笑容,眼睛变得亮晶晶的。

    云楚晗眼中闪过惊讶:“以前,你最讨厌雪。你说过,冬天最冷。”

    离久久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想了想,恢复了平静的模样。

    “云楚晗,以前的离久久已经死了啊,就在去年除夕的那个晚上。她死在了孤独又寒冷的除夕之夜,死在了漫天大雪里。”

    接着,是久久的沉默。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二人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离久久觉得这气氛变得很压抑。她在想,怎么离开这里。

    可是,离久久就是不知道怎么打破这沉默。

    良久,云楚晗长叹一声,说:“以后,你不会再觉得冷了。”

    离久久站起来,还未开口,就被云楚晗抢先了。

    “你输了,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不会是……离久久眉头紧锁,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床榻。

    这点细微的动作,云楚晗尽收眼底。

    “你放心,周公之礼,你若不愿意,我不会强求。”

    “也不能是杀人放火违法犯罪之事!”离久久赶紧说。

    云楚晗笑道:“杀人放火的事,有炎彻,有金泽。难道我要让你去送死吗?”

    离久久松了一口气:“你说吧,什么事?”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云楚晗说。

    “好。这天色不早了,外面又下着雪,不如我先回去吧。”离久久心想,这次你不会再拦着了吧。

    云楚晗看着离久久,什么也没说。他突然走过来,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离久久刚想推开云楚晗,猛的想起他的伤口。好悬,万一这一下用力过猛再弄伤他,那自己今晚就别想走了。

    离久久感觉到云楚晗身上的暖意,微微一怔。他的怀抱真的好温暖。同司徒靖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那时候,她对司徒靖是爱慕和眷恋。

    那时候,司徒靖拥抱她时,她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脏在狂跳。

    云楚晗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草药味,竟然有些好闻。

    云楚晗松开了手,低头看着离久久:“天黑路滑,要小心。”

    离久久抬头,和云楚晗对视。他的五官真的很好看啊。

    “碧箩。”云楚晗喊道。

    离久久赶紧收回目光。

    碧箩听见云楚晗在喊她的名字,赶紧走了进来:“王爷有何吩咐。”

    “天黑路滑,扶好王妃。”云楚晗叮嘱道。

    走出正堂,离久久一冷,一下子清醒过来。

    离久久,你可长点心眼儿吧!长得帅又怎样,我又不是花痴!这古代的帅哥都有毒,还是敬而远之吧。忘了当初他差点掐死你了吗?再说了,他就是想当皇上。

    想到这里,离久久使劲儿摇了摇头,想把自己从“他身上的好闻的草药味”这个感觉中拉出来。

    “小姐你怎么了?头怎么了?”碧箩以为离久久不舒服,赶紧问道。

    “没有,就是困了。咱们赶紧回去吧。”说完,离久久加快了脚步。

    雪花飘落在离久久的披肩上。碧箩赶紧用手轻轻拍打。

    “嗯,小姐最讨厌下雪了,咱们赶紧走。”碧箩笑着说。

    听到碧箩的话,离久久心里突然说不出的难受。那个真正的离久久从小就不喜欢下雪。因为下完雪,就会变得更冷。从小到大,她和碧箩根本没有可以很好御寒的衣服。

    云楚晗打开窗户,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雪花迅速融化。他突然就笑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