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

番外三

作者:春溪笛晓      字数:3551

    上辈子宋颂没接触过陆老。

    这辈子却早早就与陆老见过面。

    那是位非常睿智的老人。对于宋颂的专业, 陆老是很赞成的,在宋颂第一次把顾临深的研究成果市场化之后,他与宋颂谈了很多。

    他们搞科研的, 目的是为了让社会更加便利, 为了让国家更加富强,当然,也是为了让自己站到更高的地方、物质与精神都得到更大的满足。世界上没有真正无私的人,就连国家项目也是看到短期或者长期效益之后才会加大投入。

    所以, 像宋颂这样的人才也是他们需要的。不是他们自谦, 而是他们这些人骨子里大多带着点清高与孤僻, 在与人打交道这件事难免有所欠缺, 这是他们的短板,需要宋颂这样的人来补全。

    顾临深这样的情况, 更是需要一个他可以无条件信任、无条件交付一切的人。

    陆老说, 希望他们可以这么长长久久地合作下去,谁都不辜负谁,谁都不背弃谁。

    宋颂和顾临深一起答应下来。

    陆老已经老了, 所有的医疗手段都已经无济于事。

    这番话说在他离世前的一个周末, 到了第二天他就溘然长逝,日子和前世没多大差别。

    这次宋颂和顾临深一起参加了陆老的葬礼。

    这次顾临深清晰地感受到失去一位师长的伤心与遗憾。

    他越来越能体会到这些人世间的悲欢喜乐,也越来越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工作以后的宋颂和顾临深提前过着老夫老夫的生活, 两个人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空闲的时候会一起去市场挑选新鲜食材,忙碌的时候就请阿姨过来做饭。

    日子一天天过着, 在双方家长意识到他们到了应该娶妻生子的年龄之后,他们就相携拜访了双方家长。

    双方的反应都很激烈。

    毕竟就连一二十年以后, 也不是所有家长都能接受这样的事。

    只是宋颂与顾临深都已经经济独立,宋颂已经拥有相当傲人的资产,顾临深名下也有着不少富得流油的专利。他们的决定,已经不是别人能够左右的了。

    双方父母生气过、反对过,最后还是不得不坐下来聊聊两家的“婚事”。

    相比顾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宋家那点家底着实不值一提,不过宋颂的表现实在太耀眼了,耀眼到让不少天之骄子愿意与他交朋友。

    顾家人一开始还觉得只要不同意,顾临深总会犹豫一下,后来发现宋颂的魅力男女通吃,不少人明里暗里想要把女儿嫁给他,顾家人也急了。他们儿子已经被掰弯了,要是因为他们的反对宋颂转身找了别人,他们儿子怎么办?

    于是两家人只能坐下来谈话。

    社会对同性恋情并不宽容,他们的意思是先不要公开,两家私底下多多往来就是了,至少过年总得两家轮流回吧?要是不好好谈谈,他们可能永远见不到儿子了!

    宋颂听着两家父母为今年去谁家争来吵去,不由笑了起来。

    顾临深坐在一旁看着宋颂,见宋颂笑了,也跟着笑。

    这样的局面,是他们前世没有争取到过的,现在他们做到了。

    前世他们都还不懂情爱,始终没能迈出那一步,注定了后来的遗憾与痛苦。

    好在他们有了重来的机会。

    转眼又是十年过去,随着网络时代发达,很多东西都曝光在人前,宋颂和顾临深这对奇异的搭档也进入了不少人的视线。

    主要是他们都受邀回母校当客座教授,每年都会抽那么几个月一起回校开课。

    他们开课时间一模一样,上课时间一模一样,下课时间也一模一样。

    下课之后,他们偶尔会一起沿着校道走去食堂吃饭,偶尔则一起开车回家。

    单号宋教授开,双号顾教授开,风雨不改。

    这着实太明目张胆了,好奇心很重、接受能力超强的学生们逐渐发现了里面的猫腻。

    两个人各个场合的合照都被敏锐的学生们挖了出来,纷纷表示自己磕到了。

    宋颂和顾临深都没有阻止学生们的这种行为。

    当然,也有一些学生和家长对此表示反感,不过宋颂和顾临深并不在意。他们的课只面向真正喜欢相关行业的人,如果不喜欢他们的性向,不要选他们的课就是了。

    如果不是为了完成陆老为国家培养更多专业人才的期望,他们又怎么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回母校开课?

    日子忙忙碌碌地过,不知不觉竟把宋颂前世的忌日都忙过去了。

    宋颂早把前世的事抛诸脑后,到第二天早上顾临深张手紧紧地抱住自己,他才恍然想起这是什么日子。他笑着亲亲顾临深的唇角,含笑说道:“都过去了。”

    两人在床上闹腾了一会才起床。

    没过多久门铃却响了起来。

    门外站着的是顾临深大哥。

    顾临深大哥双目赤红,见到顾临深来看门,精神非常好。等进屋见到了宋颂,他才终于放下心来。

    “大哥有事找临深?”宋颂笑着问。

    顾临深大哥摇摇头。他哑声说道:“正好路过这边,就想来看看你们。”他昨晚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他对宋颂做了很多过分的事,后来宋颂出意外死了,他弟弟行尸走肉一样活了许多年,一直到死,他弟弟都没忘记过宋颂。

    明知道那只是梦,他还是后怕不已,醒来后第一时间赶来看一眼。

    他必须确定弟弟和“弟夫”都好好地才能安心。

    幸好,那真的只是一场梦。

    顾临深大哥正要找理由离开,门铃又响了。

    这次来的人真不少,宋融融夫妻俩、杨光兄弟俩和项跃他们全都来了,也不知是怎么碰到一起的。

    宋颂隐隐猜到了什么,却没说出口,只挨个给了他们一个拥抱。

    项跃和顾临深表弟抱得尤其久,久到顾临深在一旁盯了半天,一副他们再不松开马上要撸起袖子揍人的架势。

    人难得这么齐,宋颂索性留他们下来吃饭。

    没想到他们一吃就吃到晚上。

    晚上也不肯走,非要在宋颂两人家里打地铺。

    宋颂没法撵人,只能关起房门安抚快要暴走的顾临深。

    这一夜很多人睁着眼到天亮,直至第二天一早宋颂再次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才不甘不愿地散去。

    外面飘起了雪。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宋颂送走所有人,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顾临深从身后紧紧抱住。

    “他们是不是都跟我一样想起了所有事?”顾临深哑声问。

    前天晚上他一直睁着眼,连眨眼都不敢,生怕一眨眼宋颂就不见了。如果不是想起了那一切,大哥他们肯定不会一大早找过来。

    所以,那一切并不是梦。

    那一切是真正发生过的。

    只是老天垂怜,给了他们重来的机会。

    明知道追究过去的事没有意义,顾临深忍不住紧搂着宋颂问:“他们是不是都喜欢过你?那个项跃,还有我表弟,他们是不是都喜欢过你。”

    今天他们死死抱着宋颂的样子,着实让他没法忽略。他忽然想起有人提起项跃曾经在游戏里做了宋颂的虚拟形象,让宋颂永远地活在里面;他表弟也把后来的几个项目冠上宋颂的名字,就好像宋颂还是他的合作者一样。

    有的事情是不能深想的,越想越会发现到处都是隐秘的痕迹。

    顾临深追问:“他们是不是都追过你?”

    宋颂转过头,堵住他问个不停的嘴巴。

    过去的事就该让它过去,那时候他从来不会往别的方面想,自然感知不到这些东西,顾临深追究这个着实没意义。就连顾临深对他的感情,他不也是过了很久才察觉的吗?

    雪簌簌地落下,遮掩了两个人微微急促起来的呼吸声。

    与此同时。

    中部也下雪了。

    项仇立在阳台上,看着外面飘飞的雪花。

    不知怎地,他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一个小孩强作镇定地找上他,说是可以效忠于他。

    只要他帮忙给他的好友争取轻判。

    那事儿不好办,因为死者不要赔偿,只想他的好友偿命。

    可是小孩儿的眼神让项仇想起曾经的自己,那么地倔,那么地认真,又那么地绝望。

    所以他想办法帮了那个忙。

    没想到后面会有那么多的意外接踵而至。

    哪怕一整个夏天都在噩梦般的噩耗中度过,那小孩还是没被击垮。他学着所有能学的事,很快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帮他做成了许多旁人难以想象的大事。

    他本来想彻底弄脏那小孩。

    最后还是舍不得。

    他放走了那小孩。

    他觉得那小孩应该有更光明、更远大的未来。

    起初那小孩还不肯走,后来他发狠地问那小孩是不是想让项家所有产业改姓宋,那小孩才终于默默地离开了。

    结果那个小孩被永远地葬送在雪山之上。

    他想,这样也好,那小孩活得太累了,从那个噩梦般的夏天开始,他就从来没有过过一天轻松日子。

    这样也好啊,那小孩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项仇抬眼看着天空徐徐飘下的雪花。

    这一次挺好,所有人都好好的。

    那小孩有家人、有朋友、有爱人。

    所有的黑暗与遗憾都与他再无关系。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