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尊她宠了一个黑心莲

第64节

作者:最后的大魔王      字数:2970

    “你进宗门后,他们第一次来。”

    南漪声音偏冷淡,又仿佛没什么意思,只是在与他解释罢了。

    北寂抿着唇,电光火石间仿佛想到了什么。

    “师尊……桃兮师妹呢,她去哪了?”

    北寂试探着问南漪。

    南漪疑惑,“什么桃兮师妹,这一代弟子以泓字开头,哪有什么桃的。”

    北寂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所以,所以他这是回到过去了?回到了师尊还不喜欢他,甚至根本不愿搭理他的时候?

    这对北寂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他的人生几乎就只有南漪,前半生活的荒诞无趣,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有后半生,在师尊的喜爱下,他才算活出了个人样。

    可现在,师尊又不喜欢他了?

    眼看着北寂精神恍惚,南漪却异常狠心,仍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

    北寂恍恍惚惚的离开南苑,心里正有什么天人交战,最后却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又重新往南苑走去。

    南漪把北寂弄走,重新坐回床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北寂有一丝心软,分明,她知道那孩子闹事的狠,桩桩件件都是在与她作对,可偏偏,看着北寂依赖的模样,便有什么东西直达她灵魂深处,叫她忍不住纵容一点,再纵容一点。

    因不能忍受这情绪,她才忙不迭要把人送走。

    而还没等歇两口气,北寂去而复返。

    南漪原本要修炼的动作又停下,面无表情的看北寂,“怎又回来了?”

    北寂掐着食指,掐出一点痛觉来,才从旁边找了个椅子坐下,紧接着便闭上双眼,竟是直接入定了?

    南漪:……

    “你要修炼自去你的房间便是!”

    她有些不悦。

    从前北寂好歹会听几句她的话,现在却这般放肆,真是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北寂长睫颤了颤,许久才缓缓睁开,“师尊房间灵气最足,弟子近日修为仿佛到了瓶颈,想在师尊这突破一下。”

    若不是南漪习惯了冷脸,恐怕此时会一口老血喷出来,以他的天赋,会在区区金丹就遭遇瓶颈?

    “莫闹了,你那处灵气也不差为师的。”

    南漪说话多少带了点无奈。

    弟子就放在这,虽然有些放肆,她却也不能打他,只能这般与人讲理。

    北寂听出那话并不太冷漠,薄唇抿了抿,心中更有些自信。

    前世他能叫师尊喜欢上他,这一世依旧可以!

    这样想着,那眼神又更温和粘人了些。

    “在师尊身边修练,于弟子更有益处。”

    他低头轻声说。

    “从没有弟子说因为与师父同修效果更好而挤进师父房里的!”

    “那弟子便开这个先例好了。”

    他声音依旧很轻,只是神色间,却非常认真。

    “北寂!你今日是怎么了?净说胡话!”

    “弟子没有怎么,弟子只是在遵从心意。”

    南漪劝不动北寂,多少年没动过一次的心境都有些不稳,被气得。

    她倒没有动手什么的,与之前的师尊不同。

    她只是站起身,带着一身的冷意,冷眼看了北寂,转身出去,直接将偌大个房间留给他修炼。

    北寂的转变并没有给她什么提示,是突然间的,此时她也有些摸不着头脑,须得出来冷静一下。

    人突然的转变,必定是有原因的。

    南漪开始回忆这两天发生了什么。

    直到想起前段时间带着门下弟子来清雾山讨要说法的小长老。

    心里想着,莫非北寂是羡慕人家师徒间的关系了?

    毕竟北寂在宗门被人欺负,她略有耳闻却从不出手,尊敬都是要靠实力赢得的,你没有实力人家自然不会尊敬你,等你有了实力,才不会被人欺负。

    这也是一种激励他加快修炼的法子。

    南漪自觉找出了北寂与平时不同的原因,又想着回去后他大抵不在了,以后可稍稍护着他一点。

    哪成想,等她回去,天色早已昏暗,北寂却依然在她房里,坐在椅子上姿势都没动一下。

    “你怎还未回去。”

    南漪不由发声。

    语气终于带了些不耐。

    北寂恍惚的抬头,说了声,“弟子用攻,想连夜修炼。”

    南漪:……

    如此用功大可不必。

    “为师要休息了,你若用功,回去修炼便是。”

    她晚上从不休息,都是一打坐就一整夜,现在为了将人弄走,她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只可惜北寂不吃这一套。

    “师尊休息便是,您不是说过,我们修仙之人,没有那么多忌讳吗?”

    南漪皱眉,终于开口问他,“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可是与昨日来的那三人有关?”

    昨日来了哪三人北寂都不记得了,为了回复南漪只得使劲儿的想,这在南漪看来,却像是默认了。

    她扶着额认真同北寂讲,“你将人家的弟子打的头破血流,都伤在能看见的地方,便是没错也变成你的错了,你浑身完好的回来,难不成我还能罚他们?你也该明白为师的苦心。”

    本来还没记起来的北寂,经过南漪这一点拨突然就想起来了。

    一想起来,内心的委屈就大了去了。

    眼眶止不住红了。

    即使心里再清楚面前的师尊还没有喜欢上他,自然不会无条件向着他对他好,可是一想起师尊竟然为了无关紧要的人重罚他,他便觉得委屈,觉得难受,薄唇都由红润的颜色变成了苍白的颜色。

    南漪还没见过这样的北寂,顿时吓了一跳,她素来清冷高傲不爱理人,谁敢在她面前做出这幅要哭的样子呢?

    偏偏面前人是她唯一的亲传弟子,那颗冰封已久的心脏,真为他产生了一丝疼痛。

    “你,你这是做什么?若真觉得委屈,我免了你抄书的责罚便是。”

    她终究做出退让。

    可是这还不够!

    北寂像是真的哭了死的,用布料狠狠擦过眼睛。

    一双眼被抹的通红,然后他说,“师尊若是心疼弟子,便让弟子留在这儿吧,自那日师尊那样冷漠的罚了弟子后,弟子便日日梦魇,离了师尊身边,弟子真的心绪不宁。”

    放屁,他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被罚后他日日仇恨,根本没水过一觉!

    南漪听他讲出缘由,眼神微软,心想着原是这样,到底是个孩子,被吓到了也有可能。

    只是她自己也没想通北寂到底是被什么吓到了的。

    师兄们满头血的样子?若真的害怕,他就不会把人打成那样。

    还是那小长老面目狰狞前来讨要说法的样子?这倒是有可能,毕竟小长老长得着实是不太美观。

    南漪这样想着,一顺嘴,直接答应了北寂留下。

    待再回神看见北寂高兴的模样时,却已经来不及还嘴了。

    只好装作高冷道,“我允你留下,但你不能上塌。”

    修真界没有许多规矩,两名修士同处一房是没有问题,但他若要上塌就有些问题了。

    况且,她也不习惯与人同塌。

    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北寂抿唇轻笑,他真怕这个师尊狠心,会不让他留下,也不叫他接近。

    还好,还好师尊素来心软,尤其是对他……

    北寂低下去的脸庞突然染上几缕粉色,南漪诧异的看了一眼 却什么也没有问。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10-13 02:06:08~2020-10-14 01:51: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