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书之欲欲仙途(NP)

第四章媚圣(微H)

作者:幕幕心      字数:5488

    “大师兄?你!”

    楚若婷没想到荀慈战斗力这么强,这才喘了口气,他他他竟然想来二次?

    楚若婷抬手抵住他坚实平坦的胸膛,荀慈却不管不顾的抽插起来。布满蜿蜒青筋的阳物上,带着刚刚射出的白浊,还有少女破身的殷红血丝。

    “别……别……这样。”阻止的话语,被男人撞得支离破碎,楚若婷无奈,只能叉开腿,尽量容纳他的硕大。

    粉嫩穴口因为充血而肿胀,边缘被粗长的阴茎撑得又薄又亮。黏液交织,穴口艰难的吞吐着,楚若婷只微微看了一眼,便羞得别过了头。

    太淫靡了。

    楚若婷只觉自己是海浪中的一叶孤舟,绵软的攀附着男人强大的身躯,随着他的每一次挺入而媚叫。她逐渐感到愉悦,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半个时辰内,她被荀慈操地泄身了两次,而荀慈还一次未射。楚若婷叫到后来,声音都干涩了,只能抱着荀慈的脖子,任由他将自己摆弄成各种姿势。

    情欲之事,男人食髓知味,便一发不可收拾。

    楚若婷想逃,但修为不如荀慈,哪怕毒全部被解了,也只能被荀慈摁在草地上、树干上、石潭边不停抽插。她以为荀慈有了几次就会住手,却没想到荀慈对自己越来越上瘾,白天黑夜,都不带停歇。

    楚若婷被迫撅起丰臀,身后荀慈一下又一下的从后面撞击她。阳物整根没入,又整根抽出,几乎将她的魂都干没了。

    “大师兄……放过我吧。”

    楚若婷望着不远处被扔掉的太和剑,完全想象不到视为兄长君子的大师兄,会如此霸道。

    荀慈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可身下这女体仿佛有魔力,让他根本不能脱离,只想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埋入。

    他轻抚着少女漂亮的脊背,吻了吻她的肩胛骨:“若婷,听话,师兄在帮你解毒。”

    楚若婷内心翻了个白眼:……

    骗鬼呢你!

    暂时无法逃离,楚若婷干脆也不管身后男人,调动仅有的灵力,进行修炼。她下意识扫了眼识海,却发现识海中突然多出了一样东西,十寸长,两指宽,竟是一枚竹简!

    楚若婷顿时想到她死后在虚空中捡到的竹简,这玩意儿触手不见,还以为消失了,没想到竟藏在她识海角落。

    楚若婷当即便分出一缕神识探查竹简内容,得知此物竟是一门派心法,名曰《媚圣诀》,修得竟是“情欲道”!

    楚若婷在仙门八十年,修为最高也迈入了结丹期,可保一方小地。她听说过,剑道、丹道、刀道、符道、器道、体道……可从未听说过什么情欲道!只因要入仙途,必须斩断情缘,修炼到元婴渡劫的老怪,哪个不是冷情冷心?即便是结为道侣,也不见得像凡夫俗子那样黏腻情深。

    以情欲入道,楚若婷闻所未闻。

    她对《媚圣诀》好奇,下意识翻阅第一卷入门心法:千娇百媚。

    第一步,便是炼体。

    与寻常体修路子又不同,那些体修是把自己的身体修炼得力大无比坚不可摧,可《媚圣诀》的炼体,却是将人身材、肌肤、容貌给提升为美丽的极致。

    楚若婷仔细琢磨心法,看入了迷,不由自主竟练了起来。她似乎对此心法极为契合,很快便将千娇百媚叁重功法牢记于心,并随灵力自丹田游走了六个周天。期间,灵力涌动冲刷她的筋脉,护养她的丹田,刚好身后的荀慈往她体内射入大量阳精,楚若婷无意识的扭腰摆臀,将阳精吸收,转为更醇厚的灵力快速提升修为。

    荀慈亦觉得自己疯了。

    每一次他都告诫自己是最后一次,可看着楚若婷婀娜诱人的身子,无法控制的再次插入。

    按理说,寻常女人被操这么多次穴道会越来越松,可楚若婷的花心,却越来越紧致,如一张娇美小嘴紧紧吮吸他的粗大坚硬,令他蚀骨销魂。

    荀慈抱搂着楚若婷,让她坐在自己身上,扶着她纤细的腰,上下迅速抽动。

    他情欲迷离的吻住她的唇,揉搓她雪白浑圆的娇乳,喃喃道:“若婷,若婷……”

    楚若婷被他的呼喊唤回神智。

    她从心法中抽离,发现修为从之前的练气六层变为了练气八层!上辈子,她这点修为进步可是用了整整七年!

    楚若婷欣喜若狂,加上身下传来的酥麻感,让她脑海里瞬间炸开了烟花。穴道痉挛,绞地荀慈也浑身一抖,马眼喷射出一股股浓精,爽得他不住叹息。

    两人贴靠在一起重重喘息,回味着这场酣畅淋漓的性事,彼此都没有说话。

    不能再被荀慈这样操下去了。

    楚若婷咬着唇瓣,从他身上缓缓站起。身体逐渐空虚,感觉到蜜穴里被填满的东西逐渐抽出,随即大量麝味白浊顺着她的腿根汩汩流出,场景浪荡。

    楚若婷双腿被操软了,她差些跌倒,荀慈正要扶她,却被她侧身躲过。

    楚若婷不去看他的神情,背过身,掐了个净尘诀将自己身上的污浊弄干净。随即找到自己的衣裳,一件件穿好。

    荀慈也明白,梦该醒了。

    他不舍,却也抱愧。

    荀慈穿好衣裳,又是一副清俊绝尘的青剑宗首席大弟子的模样。

    他拾起太和剑,站在楚若婷身前,郑重道:“若婷,回去后,我会向掌门禀明一切,向你提亲。”

    “不必。”

    楚若婷侧头梳理着满头青丝,一口回绝。

    荀慈皱眉,上前两步,不解道:“为何?你我已有夫妻之实,我应该……”

    “你应该负责吗?”楚若婷抬眸,冷冷地与他对视,“你对我,也只是为了负责而已吧。”

    楚若婷调整了一下呼吸,姣好的面容平静无波,就连声线也显得平平:“大师兄,其实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喜欢的人是小师妹,若婷怎敢横刀夺爱?这次,是我学艺不精,麻烦您千里迢迢给我解毒。毒如今已经解掉,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便让它烂在肚子里,永远都别提起了!”

    荀慈万万没想到楚若婷会说这样决绝的话!

    要知道,一刻钟之前,她这冷静的音色在他怀中娇叫着“师兄不要”。

    荀慈有种被抛弃的荒唐感。

    他握紧了剑柄,正欲辩解,却与楚若婷凌厉的视线相撞。

    “荀慈!”楚若婷瞪着他,“虽然当时我中了毒,神智不清,但有件事我记得清清楚楚。”

    “……什么事?”荀慈声音小了,透露着他也不明白的心虚。

    楚若婷冷笑,“若当时我没记错,你得知我中的是迷夜蜂毒,当场便想弃我而去吧?”她低垂着头,音调苦涩,无法掩饰漆黑瞳仁中的悲哀,“你是想立刻去找小师妹?毕竟,小师妹才是你心爱的人。如果我那时候没有拽着你的衣摆,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呢?”

    不等荀慈回答,楚若婷再次道:“明明是我先中毒,你却将唯一一颗清心丹给了叁师弟,让他去救小师妹。你那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过我的死活。”

    荀慈如鲠在喉,想要解释不是这样的,却说不出半个字。

    是了。

    不是这样的,又是怎样的?

    当时那个瞬间,他的确想要抛弃楚若婷,去找乔荞。

    楚若婷盯着他挣扎的神色,声线柔软,却说着最坚决的话语:“荀慈,我不需要你虚伪的怜悯,也不需要你负责。我楚若婷这辈子哪怕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你!”她闭了闭眼,“绝不会!”

    说完,便毅然擦着荀慈的肩,大步离开。

    “若婷!”

    荀慈凝望她柔弱却坚定的背影,摇了摇头,“你为什么要来玄华山抓迷夜蜂?你难道不知,这很危险吗?”

    如果不是她莽莽撞撞来此,他们怎么会发生这些事?

    若可以,他希望时光回溯,永远不踏入此地。

    楚若婷脚下一顿。

    她抿了抿唇,冷冷答道:“与你无关。”

    自始至终,楚若婷都没有回头看荀慈一眼,徒留他一人孤零零立在原地。

    ————

    剧情和肉各占百分之五十。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