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书之欲欲仙途(NP)

黛瑛的橙子(番外一)

作者:幕幕心      字数:6736

    连幽已死,天魔剿清,大家绝处逢生,叁叁两两围坐在一起,时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

    黛瑛抱刀站在断崖上,眺望旭日初升波光粼粼海面,无悲无喜。

    忽而,她目光一凝,默默转身,来到断崖下的浅滩。

    “哗啦——”

    黛瑛抬手施法,将昏迷的男人从水中捞了出来,重重摔在凹凸不平的礁石上。

    断臂伤处磕到尖锐的礁石,钻心剧痛袭来,林城子转醒。

    他浑身湿淋淋。

    冷冷看了眼旁边的黛瑛,什么话都没说,艰难坐起。左手一摸丹田,感觉不到有任何灵力波动,林城子愣了愣,顿时心如死灰。想来之前与连幽交手,魔气入体,就义前被雁千山和游承业同时攻来,却触动渡劫体内的半仙骨自保,侥幸留下半条命,却浑身修为尽废,成了肉体凡胎,再不能踏入仙途。

    林城子面孔苍白,显然不愿相信。

    他挣扎着爬起,牵扯到断裂的腿骨,整个人又摔倒在地,反反复复。最后,他恼怒地狠狠捶了一拳地面。

    过了好久,他才咬牙地朝黛瑛吼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还不滚?”

    “呵,怎么?你这魔修,也想看本老祖的笑话?”

    黛瑛莫名其妙。

    林城子断手跛脚的,在地上匍匐,她也没搭把手的意思。站在原地,居高临下地道:“我去通知你们林氏族人。”她刚转身,就听身后人厉声阻止:“站住!不准去!”

    黛瑛蹙眉。

    林城子趴在地上,不知在想什么。良久,缓缓摇头:“不要告诉任何人。”

    他这人争强好胜,眼高于顶。如今成了个废物,岂能用这幅狼狈的姿态出现在浮光界?他要先想办法治好自己。

    思及此,林城子又看了眼面前的冷漠女修,命令道:“送我去一个地方。”

    黛瑛本不欲理他,哪知林城子搬出曾经给过她爹恩惠的事情施压。黛瑛瞧他可怜,送佛送到西,将他带去一个灵气充沛的山谷。做完这些,她便要离开。

    林城子还想利用黛瑛,当然不能让她就这样走了。他轻蔑道:“你不是说,你会成为浮光界最厉害的刀修么?拿出点本事让我瞧瞧。”

    黛瑛驻足,回头,坚定道:“老东西,我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刀修。”

    黛瑛不服气。

    林城子揪住这点,激将黛瑛帮他找天材地宝。

    黛瑛原本就是做这行的,可谓得心应手。加之和楚若婷荆陌关系好,就算找不到,向他们问问,轻而易举得到。

    每次她寻回东西,都站在窗外,冷声问屋子里忙活捣鼓的林城子:“老东西,你服不服?”

    林城子自然是不服的。

    一年,两年,叁年,他都不服。

    到了第四年,林城子用尽办法,也无法修复破损的丹田,不可能完成飞升的夙愿。

    他认命了。

    他从灵气充沛山谷搬到了凡人聚集的村镇,仗着满腹丹药医理,背上药箱,当了个没名没姓的山野郎中。

    他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林氏老祖,放不下身段,瞧不起凡夫俗子。给人看病写方子,拿腔捏调,规矩颇多。但架不住他医术好,十里八乡都知道白水镇有个独臂神医。谁家小孩儿夜哭,老人腿痛,都来找他问诊。

    开始几年,林城子对病人还挑叁拣四,后来连哪家母猪难产,他都愿意背着药箱乐颠颠地瞅两眼。

    脾气变好,人缘也就好了。临近年关,左邻右舍瞧他孤寡无倚,纷纷挎了鸡蛋包了腊肉送上门去。久而久之,林城子品出了几分做凡人的乐趣。

    黛瑛每年都来瞧他。

    倒不是来关怀他,而是抱刀站在窗外,板着脸,问同样的一句话;“老东西,你服不服?”

    林城子不搭理她。

    后来相识时间长了,两人之间有种难言的默契,偶尔也会说点别的。

    比如黛瑛会疑惑地问他:“你为什么不回东苏林氏?”

    只要他愿意回去,泼天富贵唾手可得。

    但林城子这人脾气大、心气高、极为好面子。他深知自己没办法修炼,回到修真界只不过是徒增笑柄罢了。

    比起在修真界做个人尽皆知的废物,他宁愿让世人对他的记忆,停留在那个与天魔对战时英勇就义的林氏老祖。

    黛瑛不懂其中弯弯绕绕。

    她只知道自己要当最厉害的刀修。

    她不喜欢多管闲事,既然林城子不让她告诉其他人,那她就不说。

    林城子不再炼丹修道。

    他彻底成了个普通残疾的凡人,每天就上山挖挖草药,给人问诊瞧病。村民们聚在一起谈天说地聊些家长里短,黛瑛瞧着有趣,会跟在林城子后面多看几眼。凡人集市上卖的东西也五花八门,什么果子糕点炸面糊,便宜又好吃。

    黛瑛最喜欢吃黄澄澄的橙子。

    她觉得比修真界的灵果好吃多了。

    有时候黛瑛来了,林城子就故意多买些橙子,给她搁窗台上,转身去忙自己的事。

    忙完了回来,黛瑛也把橙子吃完了,满手汁水。

    她不懂道谢,只冷冰冰地问:“哪儿买的?味道还可以。”

    林城子失笑,趁机向她打听一些浮光界的事。

    曾经的叁大世家,南宫家没落,北麓游氏屹立不倒。林氏虽没了他和林霄风,照样在林逸芙和林惜蓉的带领下蒸蒸日上。林惜蓉嫁给了谢氏谢琦,琴瑟和鸣,还有了子嗣。而楚若婷雁千山等人早在几年前全部飞升上界,浮光界尽由她掌控,林城子便懒得去想。

    毕竟修真界的事离他太遥远。

    曾经风光无匹的林城子,早死在了天魔大战的那一天。

    渐渐的,他不再向黛瑛打听修真界的事情。

    但黛瑛还是会翻进他晒满草药的小院,隔着窗户问那句话,“老东西,你服不服?”

    窗台上时常放着鱼干橙子山枣糕之类的零嘴,林城子外出看诊回来,见窗台上的零嘴没了,就知道黛瑛肯定来过。

    黛瑛觉得,要让林城子服气,提升自己的实力最为重要。

    于是她开始闭关修炼。

    修士闭关,短则十天半月,长则数百年。

    十年,二十年,叁十年……

    黛瑛最后一次来见林城子,他已经脊背佝偻走不动路了。

    窗台上放的零嘴已经风干腐朽,积满灰尘,黑漆漆的看不出原本样子。

    林城子盖着冷似铁的布衾,满脸皱纹。他眯起老花眼,这才辨认出逆光立在窗边的抱刀少女。

    “你来了啊。”

    黛瑛淡淡地“嗯”了一声。

    她虽然面无表情,心底却有些惊讶。

    怎么才闭关了叁十多年年,“老东西”就真的变成了老东西。

    林城子看着容颜依旧的女修,曾经过往一一浮现,道不出的惆怅。

    他没忍住,嘶哑地问:“浮光界还好吧?”

    “楚若婷他们虽然飞升上界,但一直对这里十分庇佑。千里同风,盛世太平。”

    “东苏林氏如何?”

    “林逸芙成了林氏老祖,如今乃浮光界第一人。”

    “那就好,那就好。”

    林城子踏实了。

    他这一辈子,从不爱人也不说爱,心中挂念的只有林氏和浮光。心高气傲又不肯低头,不愿折损里子面子。到头来,在红尘里摸爬滚打,虽不能飞升,到底也没什么遗憾了。

    他又看了眼立在窗边的黛瑛。

    这些年,也就这个曾经看不起的女魔修算是他知根知底的朋友。

    林城子突然想到什么。

    他长满老年斑的枯瘦左手,在药箱里摸来摸去,摸出了一颗新鲜的橙子。

    他颤巍巍将橙子放在床沿,苍老的目光流露出一丝柔和,“拿去,你爱吃这个。”

    黛瑛愣住。

    她翻窗进阴暗低矮的小屋里,拾起圆溜溜的橙黄果子,捧在手心。

    “你还记得啊?”

    她想起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又说:“老东西,如今浮光界刀修无一人是我对手,我乃当之无愧的第一刀修。你服不服?”

    空气安静无言。

    黛瑛抬头,这才发现,林城子不知何时闭上了双眼。

    “老东西?”

    那人再无回应。

    黛瑛捧着橙子,莫名湿了眼圈。她将林城子埋在群山深处,荒冢石碑,残月凄凉。

    她板正地立在无字石碑前,沉声道:“老东西,虽然你不承认,但我知道,你应是服气的。”

    “老东西,这些年吃了你这么多果子,忘了跟你说声谢。”

    “老东西,我走了。我飞升去了。”

    黛瑛沉默许久,撒下一沓纸钱,转身离去。

    此后,再不会回来。

    首-发:woo15.)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