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间暖阳四月天

正文 第14章 女大学生

作者:乱世狂刀      字数:3483

    肖跃的‘初体验’讲完,小吴已经将车缓缓地开进了西京市绕城高速。

    劳动节长假是目前居民们难得的连休时间,这几年又恰好赶上节假日高速免费,各路车辆来来回回,将原本畅通无阻的高速道路也堵得严严实实。

    小吴从车窗探出半个脑袋,看了看前面排成长龙的车队嘟囔:“好家伙,自从免费开始,高速就比低速还慢。”

    “等等呗,反正该办的事儿也办了。”肖跃笑笑。

    “不等也没辙嘛,总不能掉头是不是,”小吴看前面车辆基本没有发动的意思,干脆嘻嘻笑着扭过头对肖跃说,“而且肖哥你这不才说了一个嘛,还有时间,再聊聊呗!哎,刚才那孩子你后来还见过没?长腿哥哥?”

    “嘿,说你八卦,你还干脆就认得利落起来了。”肖跃笑着白小吴一眼,“要对其他民生新闻也能有这么敏锐的嗅觉,还愁找不到好新闻?”

    说归说,肖跃还是在小吴死皮赖脸的嘿然笑声中讲述了起来。

    “那次农民工的采访因为我一开始的判断失误没有成稿,快过年了,时间又紧张,所以工作任务也比较大,除了一些信件往来以外也就再没有见过李强了。”

    ……

    化身长腿哥哥之前,肖跃一度陷入了是否直接将工资划分出一部分给到李强手里的困扰中。

    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些为数不多的资金也能准确无误地流向被资助人,免除了中间一系列看起来可能有些繁琐的手续。

    但在面对李强倔强坚韧的眼神时,肖跃最终还是有些退缩了,他明白那种眼神中传递出来的含义,也不希望自己过多地渗入李强的生活之后不可避免地开始‘指点’孩子的人生方向。

    最终他找到了希望工程,在与负责人对接后,选择了以化名的方式默默地贡献。

    希望工程让肖跃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从对李强的资助开始,他时不时就会关注一下需要被资助的学生信息。

    本身工资就不多的他无法再献出更多的爱心,可每每看到除他之外,还有很多人在默默关注着这样一群孩子,他自己仿佛也受到鼓舞一般,暗自下了决心要将这份‘事业’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一年多的时间里,肖跃在华城报业的工作通过那次农民工采访渐渐打开,随着工资水涨船高,他登录希望工程网页也越来越多,想要再尽一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这一次点开网页后,他看到网页上多了一个新项目,有些意外地点开之后才发现,项目已经启动了有些时日,而旁边页面上显示的已捐款人数却寥寥无几。

    他认真地查看项目介绍,才知道这是一个针对于大学生的资助项目。

    贫困大学生一直以来都是学校乃至社会各界帮扶的对象,但恰好因为这样的印象,导致很多贫困大学生实际上能收到的帮助反而杯水车薪。

    前有社会捐款、后有学校设立的各种奖学金助学金,贫困大学生就处在这样一个略显尴尬的位置上,伸手多要一些仿佛实在太不懂事,但高昂的学费又实打实地摆在那里,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肖跃在这些贫困大学生中间,看到了一个略显特殊的对象。

    与其他实打实贫困山区出来的大学生不同,苗香寒亲手写下的陈情信让肖跃看来更为动容。

    她是今年考上西北师范教育学院的一名新生,是小村落飞出来的金凤凰,本应成为全村人骄傲的她却因为刚刚出生的弟弟而有可能失去接受教育、成为一名老师的机会。

    入学通知书与弟弟的降生几乎同时向她的家庭报喜,但一张薄薄的纸片远没有一个呱呱坠地的大胖小子来得实在,苗香寒贫苦了大半生的父母合计了好几天,最终还是决定服从命运的安排,苦求着苗香寒放弃学校而是去工作,省下来的学费在村子里,可以让她的弟弟有一个差强人意的人生。

    苗香寒写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她在苦熬了18年之后考上了大学,可不正应了这句话?于是兴冲冲地改了名字,等待着自己绽放的那一天。

    可她更清楚的是,在改名之前,她叫苗香娣。

    香娣,想弟。

    不用过多笔墨解释,肖跃看到她的本名时,就已经想到了。

    这个姑娘的陈情信写得令人动容,字里行间并没有流露出过分苛求的意味,也不全是对命运的不甘,而正如那句梅花香自苦寒来一般,有一种了悟现实却又不低头的孤傲,这反倒让肖跃看着眼热,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没有什么事情是比一个好苗子无奈之下得不到资源更让人心疼万分的了,肖跃几乎没有经过过多的思考就联系到网站关于该项目的负责人,指名要为这个大学生进行资助。

    他有些没有料到的是,大学生的资助与小初、高中不同,费用是一次性缴纳,并且金额上也要大得多。

    项目负责人在电话中听出肖跃的犹豫,并表示理解,他说:“其实也有一些刚参加工作的好心人来问过情况,不过现在大学的费用比较高,再加上这个捐助模式,确实压力是要大些的,不过现在好心人这么多,我们也是很欣慰。”

    挂掉电话之后,肖跃头一次感到了一股火辣辣的刺痛感。

    他明白项目负责人的好意,对方不愿打击自己助人为乐的积极性,甚至对他能来多问一问情况而表达了敬佩,可这些还是让肖跃心头发堵。

    座位旁边的日历让他了然了自己心头发堵的原因——距离开学,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

    火热的夏日无差别地灼烧着芸芸众生,肖跃直到下班都被这股子热气炙烤得坐立难安。

    第二天一早,肖跃就趁手头的工作处理干净之后,跑到银行去将卡上的钱查了一遍,脑子里不停地计算着要如何将这些虚空的数字更加妥帖地运用在实际的生活中。

    华城报业内部人员闲散八卦惯了,看肖跃嘴里手上不停地念叨着金额,兴起了探究嘲弄的心,他刚坐在位置上,就有同事趴过来摇头晃脑地刺探:“肖跃,看样子这两年干得不错啊,都开始算账了?”

    肖跃始终无法很好地处理这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听到问话只是笑着敷衍:“李哥你说笑了。”

    另一个同事将文件夹在手中拍得啪啪作响,眼神暧昧地冲李哥努努嘴:“小肖年纪也到了谈女朋友的时候,你还别说,人一个山村出来的穷孩子,给女人花钱嘛还是舍得,专程跑一趟银行呢……不过小肖,现在这女人可是会吸血啊,你那点儿工钱,小心让人给你卖咯!”

    “张师你这就是小看咱肖跃了,他这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花就花了呗,要不然把钱放那里干啥?哈哈哈……”

    肖跃心头一阵火起,眼看着就要发作,想了想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给女人花钱当然要舍得,我可没有张师身体那么好,嫂子打骂都能扛得住。”肖跃冲两位不怀好意的同事笑着说完之后扭头便走,完全无视二人在背后冷下的脸,他理直气壮地想,给苗香寒资助,不就是给女人花钱嘛,让孩子有一个更良好的教育,不就得舍得嘛,没毛病,一点毛病都没有!

    以‘长腿哥哥’的名义从银行汇款出来之后,肖跃才感到一直威压于头顶的烈日仿佛被驱散了。

    工作了一年多努力存下来的不到一万瞬间去了一大半,这些钱原本是他想要好好地给自己犒劳犒劳,换个质量好些的录音笔、相机之类的,这一趟说是冲动也好计划内也罢的资助过后,录音笔和相机是彻底与他无缘了。

    他一边在公司楼下要了一碗最便宜的油泼面边吃边想,好像除了录音笔和相机以外,华城报业的这份工作,也快要无缘了吧。

    ……

    “我的天啊,终于下高速了,肖哥我跟你说西京市这个路是真的难走,啥时候都是一窝蜂一窝蜂的人。”堵了几个小时之后,小吴终于将车挪出了高速,行驶速度也渐渐快了起来,“但是肖哥,你好好的资助就资助呗,怎么还能扯到工作无缘上去?华城报业可不是谁想进都能进的!”

    肖跃哼道:“也不知道是谁应聘的时候说,就是看中了我从华城报业辞职这一点的。”

    小吴听到肖跃说起自己应聘的事,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解释道:“就是因为华城报业难进,所以能辞职的人肯定都不是一般人嘛!再怎么说也是西北地区最大的报业集团,是咱们西北媒体人眼睛里肥得流油的差事!”

    肖跃点点头:“这话倒没错,现在这几年报社利润不行了,但华城报业还是站得稳稳当当,老牌子又资本雄厚,不简单,要不是他们给的工资在业内都是数一数二的,苗香寒这个孩子我还真的资助不起。”

    “那这孩子后来怎么样了?”

    “师范学院,应该是当老师吧。”肖跃嘴角露出一抹浅笑,“本来资助也就是一次性,由项目负责人那边去对接的,我也就了解并不多。”

    小吴却有些不以为然:“师范学院也不一定当老师啊,你看我,不就没找对口工作嘛……”

    “嗯,就你这个对待业务的态度……”

    肖跃刚开个头,小吴就开始求饶:“肖哥我错了,我投降,在我看来啊你才应该当老师,什么话都能绕到业务上来,业界良心啊!”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